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利豪发娱乐->《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五章

    第二十一话雪茄之城&命中注定

    削去城市璀闪的光影,沿海公路,寂静无媚。黑夜模糊了海岸线的行踪。浅鸣的海,灯塔依旧孤茕。

    “白,月底就是夏教授的生日,我们该送点什么过去。”怀安道。

    “你挑就好。”

    怀安一笑,道:“你就把事情都推托给我好了,届时你的恩师不满意,你可别向我找茬来着。”

    顾夜白道:“与老师许久不见,想来他也惦着你,到时你去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怀安嗔道:“你不是夏老,惦不惦念,你可没这个发言权利。礼物还是得好好挑。”

    “嗯。”

    悠言便坐在后座上,听他们间或的聊天。

    不论何种感情,总是最怕扛不住流年的侵蚀。

    他与她,却过得很好,细水长流,来日可望方长。

    镜中,看到悠言微微入神的侧廓,怀安心里那抹不明所以的恨意便放大起来。”白,今晚我不过你那了。“怀安抿了抹笑,声音轻柔,“明早陪副局飞西恩富戈斯。我功课还来不及做呢。今晚得回去好好用功,事情办完后就到处走走,那座城是你喜欢的,我想好好去看看。让你陪我过去,你又总是不肯。”

    “功课,却是不必。”顾夜白道。

    怀安一怔。”联系了那边的一个老朋友,待你公事一了,他自会过去带你环城游转。”他温声道。

    与顾夜白之间的亲密,本有意给悠言一看,然而他这话一出,怀安竟也愣住了。他安排好了。不曾想到,这个男人,他早为她的出行安排好了。

    怀安心里一暖,不伸手握上顾夜白搁放在方向盘上的手。

    悠言心里疼极,扯扯嘴角,笑不出,便作罢。

    古巴的这座小城,纯净无暇。闻说街上甚至不见人踪,安静宁谧,产极好的雪茄。

    他曾对她说过,有一天,他将携了她去。她便俏皮笑说,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他亦扬眉而笑,本便清俊谪艳,这一笑,风华不二。

    把下巴搁她头顶上,他淡淡道,逝也不妨。有画,有雪茄,有——

    她笑着问还有什么。

    “有悠言。”

    她心里欣喜若狂,却又撇嘴道:“谁要跟你去。”

    浮在他嘴角的,净是浅浅的笑。

    她伸手去捏他的鼻子,却不意被他紧紧锢在怀里。

    “听Susan说,言的语文是学得极差。”

    她本待听甜蜜的话,却被他一拐话末,怒了,道:“谁造的谣,姐姐语文好着呢。”

    “有一首小诗不知言听过没有。”

    “当然!!”她下巴微仰,哼了一声。

    “那诗这样说来着。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他一笑,道。

    “露从今夜白,月是——”

    “言,你说什么。”

    “露从今夜白。”她皱着鼻子,恼恼道。

    “露从今夜白,确是。”

    她的眸大睁,怔怔看着他。

    他却敛去笑意,俯身凑上她的唇,余下的话便消失在他的深吻之中。

    “你巴巴要跟着,我怎能拒绝……”

    路,从今夜白。原来,这叫命中注定。

    第二十二话爱情共城市沉睡

    怀安的声音敲落了她的回忆。

    “悠言,按你刚才报的地址,就是这附近了,你看,该在哪儿停。”

    悠言一愣,皱皱眉,往窗外看去,Omg>_<,天知道这里是哪儿。她就随口诬了个地方。

    早知道,乱报就该报远点,怪不得,那时他总说她笨。

    不过,终究是看过他,听过他说话了。

    悠言笑了笑道:“就在前面的便利店停。我走进去就行。”

    倏地一声,黑色的兰博已在7-11前停靠,刹车的声音干脆利落。

    车门已开至一半,悠言忍不住再凝了前方的男子一眼。

    车镜子里,那人的表情,有点冷漠,有点淡。

    小白。即使是这样,我也要记住。

    “白,我们也下车,送悠言一程,一个女孩子走夜路总归不好。”怀安笑道。

    顾夜白轻睨怀安一眼,嘴角噙笑,道:“这里是停区。”

    “你顾社长就吝啬那点小分小钱吧。”怀安一笑,已飞快下了车。

    他淡淡而笑,也下了车。

    留在车上怔忪的反倒是悠言。

    送她?悠言苦笑,怀安是太豁达还是试探着什么。谁知道。

    问题是,谁来告诉她,这里的路,她该怎么走>_<下得车来,初秋的风,竟有丝冷。悠言缩了缩身子,伸手环上肩。

    眼光不经意一扬,却随之胶住。

    不远的地方,顾夜白的外套已披在怀安身上,双手闲适地插在裤子袋里,此刻正不置可否地看着自己。

    悠言心里又疼又怯,赶忙低下了头。

    怀安走了过来,神色数分关切。

    “悠言,你冷么。”

    怀安几近170公分的身高,悠言才160多点,她手一舒,那深海之澄蓝的外套便罩落在悠言的肩上。

    暖暖的,带了他的温度。

    她一颤。

    顾夜白淡淡道:“怀安,过来。”

    怀安朝悠言一笑,便奔向晴人。

    顾夜白皱了眉,在她额上轻轻一点,以示惩戒,怀安便小小的笑出声来。

    然后,他伸臂环住了她。

    晴人的怀抱绝对抵得上一件外套。

    他们相视一笑,动作流畅。

    悠言怔怔地看着,眼睛不眨,哪怕一下。

    在她的目光中,他们向她走来。

    一直藏在口袋里的手,指甲完全陷进了血肉里。

    未待他们走近,她紧捏着他的外套,已小跑了过去。

    “我坚持。”她说。

    顾夜白眸光平静,只淡淡看向她。

    怀安道:“悠言?”

    “谢谢你们送我。怀安,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也没几步路了。”她抿了抿唇,想了想,又道:“我坚持自己回去。”

    “这——”怀安蹙了眉,又看了看顾夜白。

    顾夜白却已颔首,道:“也罢,你自己小心点。”

    四年来,他与她的第一句话。不咸不淡。在这个城市沉睡的晚上,秋风渗透身体每个毛孔,传播着叫的细菌。

    第二十三话请求

    悠言咬紧了牙,抵抗着心里的叫嚣,强迫自己不去看他。

    “好。”末了,她低声道。

    “如此,再见。”他淡淡道,挽了怀安,转身便待离开。

    “小白——”

    那个字的余音断裂在唇瓣里。意识到这称呼的不妥。

    那二人看向她。怀安的眼神似乎未及调整过来,竟有一丝冷鶩。

    悠言又捏了捏那外套,方才拿下,却微颤了手。

    走到他面前。

    “你的衣服。”

    “不必。”低沉的声音漫过他的喉结。顾夜白眸色素淡,隐约带了丝许不耐。

    悠言愣住,半空中的手,就此僵硬了姿势。

    她失神地点着头,慢慢转过身子。

    转身的一瞬,眼泪滑下。

    闭上眼睛,耳边是他们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这么多年,没有一次比此刻更清晰,他终于走出了她的生命。

    悠言,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你还在犹豫什么。走吧。自此放他远飞。

    “小白。”猛地转过身,她朝那远去的背影大喊。

    悠言,你最终还是输给了迟濮。

    顾夜白顿住了脚步。怀安心中一凛,抬眸看他。

    还是无法看清他的情绪,怀安咬牙,耳边却传来他的声音,隐了微末笑意。

    “怀安的这个表情,真是叫人心痒。”

    搂在她腰肢上的手一紧,怀安脸上一热,正待分辨,他已转过身子。

    深邃的天幕下,星点散布,悠言的瘦削的身影便在天幕下的另一端。

    只需凝目,便可见。重瞳里,便落满了她的模样,她的动作。

    看她抱着他宽大的外套,一路小跑过来。

    怀安的心往下一沉,嘴上却道:“悠言,还是我们送你回去吧。”

    悠言看向怀安,眼光灼灼而坚定。

    “怀安,我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想与他单独说会话,可以吗?”

    怀安笑了,笑意藏冷。

    “悠言,你这问题,我不好回答吧。毕竟不是当事人。”

    悠言慢慢看向她身旁的男子。

    “怀安,你回车上等我。我一会过来。”漠漠的,却是他的答案。

    怀安原以为他会拒绝,咬牙道:“好。”

    不远的地方,有人在7-11进出,街心,人来人往。

    在这片天空下,每个人演绎着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是自己故事里的主角。

    所以,即使,此刻,他们之间静默得骇人,经过他们身边的年轻男女投过好奇的目光,却无意探究。

    谁知道,很多年以后,他与她的经历又将是谁与谁的重复。

    顾夜白看着悠言,并不说话,眸光淡漠。

    悠言侧头想了想,小心地把抱在臂弯里的外套穿在身上,瘦瘦的身子套上他宽大的外套,显得更削薄。

    他想,她瘦了。

    “小白。我可以求你一件事么?”嘴唇蠕动数遍,她终于把话说出。

    他冷冷一笑,反唇而讥。

    “言,你总喜欢这样求人吗。”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