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利豪发娱乐->《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八章

    第三十三话第二个

    楚可微惊,站起,扭头一看,却见桌下探出一个娇小的身子,她惊讶之余,扑哧一笑,很快又冷了眉目,冽了声音。

    “非礼勿视,不知道学姐有没有修过吗?”

    “要说礼吗。这个非,我是看了,你却还做了。”悠言淡淡道。

    楚可一愣,眉梢一挑,讥道:“做了便做了。又如何。我说,学姐,你呢,又在这儿做什么,昨夜的聚会刚过,今日便迫不急待登堂拜访了?只是这别人用过又扔下的,也还得看人要不要。”

    路悠言,我现在无法挣过周怀安,而你,你又算什么。楚可轻看顾夜白一眼,见他重瞳薄眯,笑意泊淡,红唇一翘,胜负已分。

    悠言脸色一白,仍是淡淡看她,也不说什么。

    “顾大哥,这大堂的保安得换了。不然,什么人都进得来,那可了不得。”楚可冷笑。

    “阿楚说的在理。这事便交你去办。”顾夜白淡淡道:“如果该说的都说完了,现在就去。”

    楚可心下猛的一沉,犹不可置信地看向身畔俊美的男人。

    那人,眉宇安静。

    “门带上。”

    “好,当然好!社长。”楚可咬牙道,回头冷冷睨了悠言一眼,摔门而出。

    怔怔看着顾夜白,悠言愣住,为他刚才的维护。

    “小白——”总改不了这称呼,悠言涩然,便住了口。

    “这大堂的保安确实该换。”

    “你喜欢她?”悠言低声道。

    “她很美。”他眉眼不抬。

    “有怀安,不是很好么。”

    “多一二个,何妨。”

    “不要,不要这样。怀安喜欢你,她很好。”悠言想自己疯透了,劝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只对一人好,那人不是她。

    可是,如果对楚可也动心,小白,这样的你,不够幸福。

    因为,心不曾被唯一装满。这样的你,不够幸福。这样的你,我放不下。

    “路小姐,你在鄙公司潜伏半日,便是要跟我说我的女人很好?她的好我知道,不必你提醒。再说,谁都有说这话的资格,你确定你也有吗?”

    悠言闭了闭眼睛,低低道:“我是没有。”

    默默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第二个。”

    悠然一愣,复有转过身,蓦然撞他眸内微冷却有所思的瞋黑。

    “如果你想,你可以成为第二个楚可。”

    悠然浑身一震。第二个楚可?

    她慢慢踱回他身边。他沉稳平静,不惊不宠。

    “别人用过的东西,你不介意吗?”她盯着他,亦静静问,心疼如网罗织。

    “东西的话,我只在意能不能用,不过是东西,何必着意用度以外的地方?”他眉峰薄敛,手一探,猛地把她扯入怀中。

    她嘴微张,颤栗,无措。

    搂着她腰肢的手,触感瘦薄,心生闷痛,他眸色一沉,薄唇凑上她的嘴,吻住了。

    第三十四话左右手

    那陌生又熟悉的掠夺,悠然想逃,却委顿无力。她可以逃到哪里去。四年,天之涯,海之角,他的身影,无处不在。

    她在,躲闪。迟濮以外的人,所以不愿意?

    他冷笑,舌尖滑进她的口腔,攻城掠池。她的津/液,她的柔腻,想念了四年的味道,一如当日。

    一手紧紧把她按压锢在自己的怀中,腾下的一手,五指微屈,紧握成拳。

    左手纵情,右手抑压。

    五分力道,谁也赢不了谁。

    不然,这女人,他会在此刻要了她。他要弄/哭她。只想弄/哭她,由他。只有这样,四年,夜半醒来狠剜过心底的遽疼,才能有望平息一点半毫。

    带了薄薄烟草的清香,那是她以前不常尝试过的他的味道。那时,他偶尔会抽一根雪茄。

    现在,他,也染上了吸烟的习惯。

    因为她么。悠然痴痴想,又何必妄自托大。

    可不可以,只要这一刻,只要一个吻。

    她想他,想了很久很久。丁香小舌,犹豫着,试探着碰过他的,他浑身一震,痛恨这种情绪,为她波动。

    他的怒气,她似乎感受到了,退缩,身子,思想。

    像四年前那样,不声不响,消失不见?路悠言。休想。

    允吻,噬/咬着她的唇,直至鲜甜的暗香缠上他的牙齿,他的舌。看她眼角泪光微潋,他的心,仿佛被填补了一些。

    她似乎不怕疼,该死的攥紧他的衣衫,颤栗的往他怀里靠,像要融入他的血肉里。

    不够,还不够。

    女人,这样怎么够。

    她的温香刺痛了他。他的吻失却了所有温度,狂乱的在她雪白的颈脖烙下他的所属。

    直至青紫,直至她疼得眯了眼,却又乖巧得不敢声张,只余眉间委屈。

    他的女孩。

    他赢了自己,却输给了她。

    待他警觉,那紧屈的手已探进她的衣襟里,抚摩侵/占她的柔软。

    他手上的茧,那微砺的粗/燥,惊醒了她。

    她低低道:“小白,不要。不要了。”

    出声艰难,可是必须。天知道,她每个细胞叫嚣着希望他抱她。不顾廉/耻。

    他一语不出,嘴角的笑依旧慵懒,被渴/望染红的眸沉着,筑着他要她的,不顾一切。

    “迟大哥。”她咬牙,闭了眼,声音细碎。

    她知道,这个名字,会把他与她,彻底,/断。

    第三十五话画

    “对不起,路小姐,刚才冒犯了。”冷漠的声音,把她抱放下地。

    突然抽离的温暖,让她想哭。

    重瞳疏离,他修长的指伸到她的领子上,末了,放下,淡淡道:“你自己来吧。整理好以后,我送你出去。”

    她颤抖着扣上领间的扣子,覆上他留下的吻痕,犹如掩埋过去种种。

    低头看自己,一片凌乱狼藉,而他长身玉立,衣衫整洁,丝毫不乱。

    他随手拿起桌上的食物,往垃圾桶里一扔,弧线爽落,毫不犹豫。

    出得茶水间,他快步往前,她静静跟在他背后,看他背影挺拔颀长。

    社长的专用电梯前。

    有职员三两而过,见状都吃惊诧异,想对二人多看几眼,又不敢放肆。

    按下按钮,他道:“恕不相送。”

    “谢谢。”她咬咬唇。

    “路姐姐,你怎么在这儿?”

    突然的响亮的声音打断了他与她。

    悠言一愣,看去,却是咖啡店的那两个女孩。

    “啊,顾学长!!”那二人互视一眼,神色兴奋。

    “小静,你该改口叫社长,不是被通知录取了吗?”圆脸女孩曾双呵呵笑道。

    黎小静偷偷看了顾夜白一眼,双颊嫣红,道:“社长,以后请多多指教。”

    “不必客气。”顾夜白搁下一句,随即转身离开。

    “路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还找你许久呢。”黎小姐拉了悠言的手,刚想向她道谢,却想起顾夜白正走不远,不敢多说。

    一边的小双已然低呼一声,又压低声道:“姐姐,你走错地方了,这可是社长专用电梯,这小静念念不忘的社长呀,就是我们刚才打招呼的那位帅哥。”

    黎小静脸倏地红了,柳眉一竖,啐着去打她。

    幸好,刚才的一幕,她们没有看见。悠言扯了个笑,低声道:“还好你提点,不然我要出糗了。一起走吧,小静面试成功了,姐姐请你吃饭。”

    女人的笑声,她清柔的声音便夹集其中,他脚步愈快,她的声音也愈远。很好。

    心下一凛,顾夜白脑中突然闪过什么。她的衣衫下摆沾了一小片颜料的痕迹。

    黎小静与曾双没能和悠言一起走。

    90层,艺询社社长办公室。

    Linda放下咖啡,便侍立一旁,不动声色看着前面两个战战兢兢的女孩。

    文森特的鸢尾。再次淡扫了一眼。

    “不是你的手笔。”顾夜白下了结论,眸子清冷。早在面试画作呈上来时,他便留意到了这幅画,只是,心有旁鹜,未加理会。

    曾双拼命朝黎小静打着眼色,黎小静却满脸通红,咬牙道:“对不起,学长,我说了谎作了弊,这画确实不是我画的,是路姐姐代的笔。学长,抱歉!双,咱们走吧。”

    “她么。”竟然是她!顾夜白眉轻皱,又看了那画一眼,眸光犀利。

    曾双耸耸肩,像泄气的皮球,这笨蛋,好不容易挣来的职位没了,到口的熟鸭子飞走了。

    “下周一,别迟到了。”背后却是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

    黎小静大震,回头望向顾夜白。

    第三十六话凤藏龙隐

    “为何还要用她?”待那二人把事情始末交代离开后,Linda忍不住问。

    “她的能力足以胜任这个职位,欠缺的不过是时间和打磨。”拿起杯子,复又重重放下,可恨的尚自眷恋着刚才尝过的她的滋味。

    顾夜白重瞳一暗。

    “用了的心思,何必浪费?”

    “投机取巧的心思?”Linda难得俏皮一笑,半开玩笑道。

    “有人投的机,取的巧。”

    “有人?”Linda一凛,蹙眉道:“社长指作这画的人?这‘时光’我也光顾过,里面一式男子,倒不曾看到过或听说过有这么个女子在。这画,我是看着惊艳,但看画,我是外行,只是,我大胆揣测,社长您对这画,又或者说画这画的人似乎兴趣不在少数。”

    “L,意農,你说怎样。”

    “意農是我们旗下的画家,你一手提携出来的人,算得上你的半个门生,外界是早已好评如潮,我哪有插嘴的余地?她的画,我只能说,美得不可思议。”

    顾夜白嘴角笑意愈发的冷。

    “这画的效果,意農可以做到,但要在两小时内速摹,十年后的意農也无法做到。”

    Linda大吃一惊,叹了一声,又凝神道:“倒想不到一间小小的咖啡馆竟这般凤藏龙隐。”

    “哦,凤藏龙隐,这话怎说?”

    “在黑道上赫赫有名的章家,后来不是在大公子的锐意改革下,彻底漂白么?可惜,他后来却无故隐去踪迹。商场上的事,社长你知道的必定比我清楚,我便不嘴碎。这店主便是那章家大公子。如不是数年前,与他有过一面之缘,我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人就屈尊在一间小店里。”

    一推椅子,站起,顾夜白临窗而立,眉峰微凝,淡淡道:“这人,倒是个人物。”

    “依我说。那画画的女子似乎更神秘。”Linda一笑道。

    “神秘?”声音低哑,顾夜白玩味着这二字。

    “如意農也无法与她一比,我们旗下的画者还有谁可以与之攀比?”Linda望向街面,对岸小小的咖啡馆山水不露。

    “我,或许,可以一试。”重瞳利笀如电,顾夜白道,轻描淡写。

    Linda一震,去看顾夜白,却见他眉宇闲淡,心思不着一毫。

    言。与你相识数年,却原来,顾夜白从来没有认识过你。论画技,你于我,虽未及,论心思,你不比怀安浅。

    六年前,你我因一场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结识。原来,今日,这场游戏才真正开始。

    第三十七话狠

    与黎小静一样,悠言也没能走出大厦。

    大堂处,恰与一个女子擦身而过,眸光交汇处,女子的眼光胶在她的颈脖上,随即她便教对方一言不发拉进盥洗室。

    镜,光芒闪烁,领子被迫扯开,映照雪肤美丽,吻痕妩媚妖娆。

    悠言蹙眉,用力挣脱对方的手,拉上领子,想起刚才那人的失控与激烈,心里又苦又甜,很快又皱了双眉。

    “晴,住手,你这样做,我不喜欢。”

    对面的女子短发利落,容颜俏丽,正是许晴。

    她看了悠言半晌,喃喃道:“是他?是他对吧!悠言,你怎会到这里来了?”

    语气微厉,又稍有迟疑。

    悠言笑,几分苦涩几分洒脱。

    “如果在乎他,晴,昨晚为什么还要把我叫过去?我与他之间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完结。”

    许晴也笑了,冷冷的。

    “可有人始终惦念着。Susan找过我。”

    “珊找过你?”悠言讶道。

    “她与我赌了一场。她说,顾夜白还爱你,你们需的只是一个契机。”许晴自嘲一笑:“昨夜的聚会,顾夜白对你种种,我还以为我赢了,原来,输的是我,一败徒地。哈哈。”

    悠言轻叹了口气,突然伸臂抱住她。

    许晴一怔,只听得她在耳畔低低道:“晴,谢谢你。同室四年的感情,我也敢赌,赌你的真心。珊想给我的机会,你其实也愿意。不然,你不会答允她。”

    “晴,那年,你与他,过去已过去,都过去了,不要抱疚。”

    “你果然知道了?!”许晴失声道,随即苦笑:“不错,你喜欢的男人,我也喜欢,自问并不比你少。”

    悠言放了手,笑了笑,没说什么。

    “言,这个,你是知道了,可是我敢肯定,你并不知道,他的心,这个男人的心,有多狠——”许晴微阖上眼。

    散漫的水滴,一滴一滴落下洁白的瓷盆。

    滴穿了时光。

    那个无意窥破秘密的秋日的景致,在她与她脑中再次清晰。

    那是,悠言黯然离开后的接续。

    男子的手贴上腰肢,许晴颤抖了,抬眸去看他。

    顾夜白淡淡道:“许晴,可以,再靠近一点吗?”

    许晴想,她永远也忘不了,他与她如此靠近过,近到她嗅到他身上清雅素淡又漠漠疏离的气息。

    她闭上了眼,环上了他宽阔的肩膀。心里有个声音在说:许晴,他是悠言的,你真无耻。

    可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

    他温暖的怀抱,灼热的手,贴上她的温度,无不燃烧了她最后的一分理智。

    抱歉,假期回家了,家里显示器坏掉,只能外出更新,暂每天一更,假期结束后,将送上二更。祝各位亲双节快乐~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