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利豪发娱乐->《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十一章

    第四十七话一程

    眼角的余光是他俯落的身子。一袭oss,灰。认真的颜色,却无法看清他的侧廓。刚毅却冷漠,慧黠又认真的男子。

    脚掌,在他掌中微微颤抖。包裹着她的他的手也紧了力道。

    她只觉脸越发烧了,心律再次不受控制。直白相对,心事却谁也别问谁。

    终于,大手,轻轻帮她套上鞋子。

    接下来,男人们的对话,笑声,她惚然未听,只是眼底留住他偶尔的动作。他中途似乎离了座,回来时,在身边经过惑乱了的空气。

    二人靠得那么近,抬手间,会有不经意的碰触。这一刻,是真实的,再不是梦里抑或揣度,却又那么不确切。

    宴席,终归要散场的,不过是迟早。

    “悠言,悠言,说你呢。”耳边似乎是林子晏的声音。

    悠言眸子睁大,望向子晏。

    “你在哪里上班?”唐璜接过刚才的问题。

    Frankie正想替魂游天外的未来老婆答个话,却被悠言匆匆打断。

    “各位抱歉,我有事想先离开,F君,你送我好吗?”

    Frankie又想老婆在帮我省钱,喜孜孜要答允,低沉的声音却切断在他的前头。

    “弗,刚接了一个客户的电话,想起一事就回拨了过去。”

    “顾老三,你又不是我老婆,这事儿你不用向我报备哈。”

    林子晏向唐璜递眼色,唐璜笑。

    “如果说,我不小心把电话打到你的英国夫人线上,是不是也不用跟你说呢?”顾夜白淡淡道。

    Frankie愣:“你跟她说什么来着。”

    “哦,也无说什么,只随便闲聊几句,承你今晚盛情,介绍了美人给我们认识,估计她们有得操心,你家该快又办喜事了。”

    这位英国太太喜使性儿,最爱吃醋,指着顾夜白,犹太人傻眼,气绝,倒。

    “嫂夫人似乎甚有兴趣,说待会就过来。你不等她了吗?”再加一句,恰好。

    Frankie怒,又可怜巴巴的看向悠言。

    悠言一时未及反应,顾夜白已站了起来。

    “我送你。”搁了话,拿起外套,迳自往门的方向去。

    悠言愣住,半晌,急忙跟了上去,道:“我自己走——”

    看那二人远去,唐璜笑道:“子晏,你说,真的过了四年了吗?”

    Frankie犹自咒骂着顾夜白,林子晏哈哈大笑,与唐璜干了杯中的酒。

    停车场。

    “我可以自己回去。”向着顾夜白的背影,悠言惴惴道。

    顾夜白停了脚步,报出一个地址,正是上次悠言随口拈了的。

    “这里过去,不过十分钟路程。”

    只是,十分钟。可以与他多呆一会。声音磁性低魅,悠言痛恨自己的动摇。又随即失笑,啊,这,又该去老板家了。

    可惜,这一程,并没如她所想。

    第四十八话认路(1)

    未及伸手拉开后座的门,顾夜白却已拉开了副驾座的门。

    她看看他,他淡淡道:“上车。”

    她只好弯腰进了去,坐在他身旁的位置。

    今夜G城的夜空,不算漂亮,星微点,隐在云丛。街道上,人群,依旧热闹,不管天幕变幻。

    他静静开着车,二人无话。难熬的是红绿灯的变换与等待。原来不过是以秒作的单位,缓缓流动着的缄默与陌生也教人心怯。

    可是,这十分钟,悠言仍盼着它能长点再长点。

    悄悄用眼角余光去捕捉他的轮廓,却不防撞上他的眸,眸光深沉。

    赶紧别过头,手扒在车窗上,看窗外景致嫣然。

    突然,她“啊”的一声呼出。

    “小白。”

    “怎么。”他应了,不假思索。

    简单的一句回答,她的鼻子也忒小气的泛过酸意。

    无芥蒂的只像昨日。

    还可以么。错过的怎么可以再回来。

    再说,不是错过,是她的放手,可恨的背离。

    她赶紧眨眨眼,怕泄露了眼中的水意。

    “这条路,不对。”皱皱鼻子。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认路。”他的喉结微动,声音低沉。

    悠言一愣。

    万家灯火,瞬间,似乎,也湮灭了光亮。

    藏在心底的记忆,盈了心头。

    还是,初次的约会。

    “路悠言,你还真会迟到,足足给我迟到了四十分钟,不偏不倚。”抬手给了某人一个爆栗,男子冷哼出声。

    悠言皱眉,两手捧起男子的手,小小咬了一口。

    修长的指捏上她的鼻子,男子好看的眉顿蹙,“你还敢咬我?”

    “你老敲我,都给你敲笨了,我咬死你。”她张牙舞爪。

    他淡睐了她一眼,撤了手,抬腿就走。

    “小白,小白。”她慌了,一溜烟追了上去。

    他走得快,她快跟不上,心跳得有点厉害。

    夜市繁闹,一些行人便饶有兴致地望向二人,俊美摄人的年轻男子,还有他背后气喘吁吁的女生,谈笑间,何妨猜测猜测小情侣间的甜蜜矛盾。

    她不声不响,闷闷的小跑跟着,直至收刹不及撞上突然停下脚步的他的背。

    顾不上撞疼的鼻子,她赶紧伸臂环住他的腰。

    “逮住了,不给跑了。”

    第四十九话认路(2)

    顾夜白哼了一声,转过身,勾起她的脸,在她鼻子上一掸。

    “脑袋给敲笨,鼻子给捏扁,你看怀安鼻子高挺的,多漂亮。”她委屈道。

    “你就一猪鼻子,还跟人家比。”他失笑,看她瞅向他,他嘴角微勾,又冷了眉眼。

    “不恼了,好不好。好不好?”螓首在他的衣服上蹭。

    人群里传来笑声,他俊脸微红,在她鼻子上狠狠一捏,搂了她往前走。

    街道转角,人迹淡了。

    “言,我不喜欢别人迟到。很讨厌。”他淡淡道。

    多年前的迟到,使他失去了与孪生哥哥见上最后一面的机会。那种懊恼,那种遗憾,那种痛恨,不是时间便能抵消。

    她巴巴望着他,郑重地点点头,“记下了。小白不喜欢吃番茄,不喜欢喝甜汤……不喜欢迟到。下次,不迟到。”

    抚上她的眉,他突然有几分憎恶自己。

    明明是这笨蛋理的亏,他却不曾生气。因为,舍不得。

    竟然是,舍不得?认识她也不过数月的事情,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情,以后该怎么办。如果今生有注定,会是她么?

    会是这个眉眼弯弯的女孩么。

    与其说刚才恼怒,不如说是想看看她委屈的模样。这样的心情,真是混帐,该死的混帐!

    作为惩罚,忍不住用力揉了揉她的眉,又抬手去捏她的鼻子。

    她吃痛,委屈地看他,也不作声。

    有想把她搂进怀里的冲动,握了握手,在她看不见的角度里。

    却没动。

    她眯了眼睛,拉了拉他的衣袖,嘟囔道:“小白,不恼了,好不好。”

    “你是鹦鹉么。”又捏了她的鼻子一下。

    小手握上他的大手,然后翻开,放进他的掌心,笑弯了眉,模样却认真。他的心微微一悸。

    “小白,我不是有意迟到的,有提早出门,只是认不得路。”她悻悻,低低道。

    “认不得路,还不让我去你寝室接你。”他睨了她一眼。

    “啊,那个,我会害羞。再说,这样的见面不是更好玩儿么,我来的时候可以想你。”她笑嘿嘿道。

    用想念代替一起走?他微愣,为她奇怪的逻辑。

    “前半句,真话?”末了,他挑眉。

    她点头如捣蒜。

    “迟到了还要扯谎,那我走好了。”他作势离去。

    “好吧好吧,我说。”她急了,又一把抱住他。

    她的温软,她身上清清浅浅的香,了他。他哪能真抽得了身。苦笑。

    第五十话认路(3)

    她的温软,她身上清清浅浅的香,了他。他哪能真抽得了身。苦笑。

    “那个,都怪你不好。”她想了想,哼了一声,学着他的样子。

    他一怔,她已恼恼道:“我听到隔壁的女生在背后说,说你,呃,就是样子还过得去,比较会画画一点,居心叵测啊她们——”

    他浅笑,不大,那感觉,却叫,满心充盈。

    “让我想想看,是谁居心叵测了?我就只是样子还过得去,比较会画画一点么?”

    她微嗔的神态,让他的坚定缴了械。

    不再压抑,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她抬眼看他,眸子晶晶亮,像天际的星。

    “来,教你认路。笨蛋。”他笑。

    她头摇得像波浪鼓。

    他挑眉,“为什么不?”

    “我为什么要认路啊,不是有你么。”她反问,模样认真,眼角眉梢是全然的调皮,还有,信任。

    有一个人,可以让你依靠,可以为你指点阡陌,自此不用,费煞思量。

    可以不必认路的幸福。她满心欢喜。

    刮了她的鼻子一下,锐利的眸却被笑意暖了,他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该怎么办?”

    陷入回忆的又岂止她,被过去折磨的人,有他。手中的方向盘,教他握紧了数分。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该怎么办。

    我的晴人,你该怎么办。

    谁想,当日的戏语,一语成谶。只是后来,不在的却是她,而非他。

    还记,那天她的眸下了浅雨,很美。

    “小白,你为什么不在,你为什么会不在,你说,你说。”她急红了眼,扯着他衣袖的手在颤抖。

    “这世上,没有谁能陪伴谁到永远,言。”他稍淡了语气。他的世界素来孤寂,他的出生并不光彩,以后又经历太多,做过太多残酷的事情。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可笑!顾城到最后也救赎不了自己。

    顾夜白。夜属阴暗,如何得白。他不需要谁陪伴,也从没想过要谁陪伴。她闯进了他的生命,她的微笑,她的执拗,不可预料的让他起了想要珍惜的心情。于是,他给了她一个位置。

    可是,永远,有时太短,有时却又太远。

    谁能笃定,谁又敢笃定。

    “不好,不好,不好!不要不在,好不好?小白,像现在这样一直在一起好不好?”她抬手擦拭了一下眼睛,已是满眶的泪。

    身边,辗转经过不少行人,间或有人好奇的看着这对天幕下的恋人。夜市热闹,却又弥漫淡淡的寂寥。

    每一个城市,都有它的。

    泪水在夜里,闪闪生光,璀璨又悲伤。

    他的心,再不听从自己的意志。

    不顾忌旁人的眼光,在街道转角处,他吻上她的眼睛,道:“言,不哭了。我们一起试试,好么。”

    像彼时那样,一直在一起,不是别的人,是他,是她。一起看岁月渡,看流年转。

    去试试,一起去试试。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