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利豪发娱乐->《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二十二章

    第八十一话尘埃未允许落定

    “路悠言,今晚,把你的真心和谎言都统统拿出来,让我死个明白。”

    想闹,却没有了力气。他骄傲,他天赋惊人,他早看了人世的冷暖,他在人群里静然卓立,冷眼尘世。

    可是,他,也还会痛。

    悠言嘴微张,却终于无法言语,想再闹,却再也闹不出。睫毛弯弯,上面水末如露。

    闭上眼睛,天地寂静,最爱的人就在身旁。相识,相爱,离开,思念,重逢,辗辗转转,反反复复,却逃不过。

    二十一岁那年,遇上他,那时,岁月如歌。四月的校园,明媚的晴空,明明不到六月,已是天微微蓝。云是棉花糖果,飘过轻絮嫣然。校道内,香樟暖,人群,语笑斐然。

    这一辈子,最弥足珍贵的时间里,遇上了一个人。那个时间,永远不会再重来了。不管你是谁。

    对的时间,对的人。

    那么,又是错了什么。以致无法守。

    指腹在她的脸上划过,那黑暗的小屋内的一切仍在脑里回转,不断,切割着神经的韧度。

    在她视线阖合的时间里,四年的痛和恨,此刻柔了眸,看她泪光清澈。吻上她的睫,她的眼,脸上寸寸许许的地方。

    薄唇湿润温热,肌肤忠诚了心,悠言颤抖,为他的唇到过的地方,一下又一下。

    耳边是他低哑的声音,“言,迟濮也曾这样对待过你吗。”

    话音落,吻落在她的唇上。

    浑身颤栗,水漾的眸子大睁,碰上他灼热的眉心,深邃的瞳。

    “顾夜白,你真卑鄙。”避开了他的目光来指控。

    他挑眉,淡淡笑,静待她的话。

    “你送我三个愿望,拿走一个,诬赖了一个,怎能这样。”

    “那你说该怎样,我听了便是。”言,你要用它来回绝你的答案么,无妨。顾夜白嘴角轻勾。

    “第二个愿望,不作数。还给我。”

    “好。”

    “那么,愿望换你所有的问题也都不作数。别再逼/我。”悠言咬唇。

    “好。”他颔首。

    悠言大怔,瞬间失了神。

    “为什么——”不再追问了。如此轻易放过她?

    “来日方长。”他淡淡道,曜黑的眸华光滟。

    “今晚,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我也不打算放你走。”

    “怀安不会愿意你的屋子里藏着一个女人。”

    “那是我的问题,与你无关。”

    “我不要跟你走,我要回家,这也是我的问题,与你无关。”

    “嗯,除非你想章磊死。”男人眉扬。进义的事,先动手后怀柔,力与钱的问题,那晚,那个会,算是散了。章一的势力,自是无惧,只是,你不知道。

    “老板的身手很好。”悠言怒道。

    “言,若对方人多,那就不好玩了。”长指磨挲着的她倔强的唇瓣。

    那唇色,真诱人。他想。

    悠言白了小脸。

    “好。我跟你走。”半晌,悠言声音苦涩。

    跟他走,早已是千情万愿,只是,他日,再离,还怎么离。

    待老板的事解决,终究还是要走。借的东西始终要还,幸福也一样。

    “言真乖。”在她头顶一吻,放开她。

    悠言微愣,只见他往后走了几步,俯/身拿起一样物事。

    当他转过身,悠言圆了眸,男子抱着小熊,眉眼素淡,又藏了隐隐的宠溺与怜爱。

    在他不远的地方,一些响动传来。小巷里,林子晏等走了出来。

    一袭茫然遍了身,悠言低了螓首。顾夜白已走了过来,伸臂揽住她的腰,道:“走吧。”

    悠言点点头,模样乖巧。

    顾夜白轻轻一笑,便携了她离去。

    招呼不打。没有人上来。

    许晴看了看身畔的三个男人,眉眼犹自震惊,却缄默了声息。就连鬼子Frankie也是。

    灯光暗暖,与那二人,不过是距离浅浅。许晴却突然想,这中间隔着的千山万水,是谁也涉不过。

    再次回到了他的家。

    怔愣间,耳边是他的声音。

    “脏死了,我帮你洗个澡。”

    悠言一呆,脸上倏红,道:“你才脏,谁要你帮——”

    男子低沉促狭的笑声便满了一室。

    她抬头,他已往二楼楼梯的方向走去。

    拍拍小熊,顾夜白嘴角轻翘,道:“如果言也想我替你洗的话,我乐意之至。”

    额,自作多情了。悠言两颊顿红,不敢看他。

    “不必愿望换。”他淡淡道,浅笑,隐了身影。

    悠言盖了眼睛,黑线满脸。这妖孽。

    当他的声息远去,悠言走到阳台,手里捏着手机。她自己的手机还躺在猪窝里,这是章磊给她配的。犹豫了一下,终于拨通了一个号码。

    二楼,房内。

    把小熊轻放到床上,顾夜白打开电脑,开了视讯。

    “老徐,帮我查两个人。这次,我要所有的资料。”

    爽朗一笑,屏幕上的络腮男子又是淡淡的好奇,“谁?劳得你大驾。”

    “迟璞。”顾夜白眸色微凝,道:“还有,路悠言。”

    阳台。电话接通了。悠言咬唇。

    “请问是哪位。”那头是男人的声音,儒雅清淡,辩不出年岁。

    “爸爸,是我。”悠言轻声道。

    第八十二话谎言里的爱情

    “请问是哪位。”那头是男人的声音,儒雅清淡,辩不出年岁。

    “爸爸,是我。”悠言轻声道。

    那个男人是沉稳镇定的人,一时却凝屏了声音,悠言鼻子一酸。四年,与迟濮过的时间多,只在过年节的时间回去看看他。

    “傻孩子,终于想起你爸爸了。还在生爸爸的气?我打到你户头的钱没有动过。”男人的笑声低霭,又担忧道:“身/子怎么样了,有没有按时吃药?”

    “我有,我有,您别担心。”泪水,又开始不争气。

    电话那端的声音,更低沉了些。

    “是谁欺负我家言了?”

    “爸爸,帮我。”抬手抹了泪,咬唇不让他听到她的哭音。

    “你说。爸爸一定帮你做到。”男人温声道。

    “啊,爸,你别答应得那么快,万一做不到呢。”向父亲撒个娇。

    “我的女儿当知道她的父亲,做不到便不会提。说吧,言,什么穷凶极恶的,爸爸替你承着。”

    悠言扑哧一笑,父亲在那边也淡淡笑了。

    “爸,把妈妈,还有迟大哥所有的关联都掩盖掉,能么。”心悸痛,悠言凝向远处的天幕。

    天边,星冷。

    通话结束了,还捏着机子怔怔出神,仿佛远方的父亲就在身边,轻声啜泣。

    真是该死!

    临末一话,爸爸问,言,告诉爸爸,你一切都好。

    她竟然说了“爸爸不必挂念我,阿姨好就好,您帮我问阿姨好。”

    末了,父亲轻淡的叹息,声音涩。

    其实,现在伴在父亲身边的女人,很好。对她父亲与她都很好。那个女子爱他的父亲,她的父亲亦然。只差一个名份。

    甚至,她与爸爸,相识于妈妈出现之前。

    其实她何必纠结?这么多年,作茧自缚。

    可是,迟筝,那个叫妈妈的人,那个把手教她学画,那个对她说喜欢了,就得对得起起那份喜欢的人,是这世上的唯一,谁也不可替代。

    就像小白,谁也不能代替。

    这一生一世中,总有一些人,他们至于你,如此特别。像蜉蝣的小,却像暖阳的骄。

    她不是个好小孩,说了很多谎言。甚至,那次,还骗了老板,说爸爸很爱妈妈。那只是,她替妈妈描绘的爱情,有个人,会在一个人死后,还能深深记,细细念。

    妈妈是抱憾而死,死的时候,很凄凉。只留给她一幅未完成的画。

    这画,永远也完成不了。

    断翅的蝶,丑陋的怪物,躯干干涩,在地上蠕动,再也无法飞过深海,只能遥望。

    怔仲间,电话颤动,是谁?

    按了接听。

    “言。”声音清柔,又关切。

    “珊。”她低低叫,“刚想找你呢,你不请自来了。”

    Susan笑道:“如果我非不请自来,你可以找到我么。”

    悠言瘪嘴,倒是,这位空姐在世界游荡,鲜少脚踏实地。

    “你怎么找我来了。”

    “想你了。”Susan淡淡道。

    “一颗米加一兔子。”(me,too)好友声音虽淡,悠言眼眶却红了。

    “傻子。”Susan轻轻啐骂。

    “珊,你还记得你曾以我妈妈之名立下的誓言么。”

    Susan咬牙道:“路悠言。”

    “记得你说过的话。”

    Susan声音奇异:“言,他果然还在乎你,是么?”

    悠言吸吸鼻子,哼了一声。不鸟人。

    “不用你提醒我,我不会向顾夜白说一字,要说也在四年前说了。路悠言,你这傻子,就继续自己哭自己伤吧!我不管你了!”Susan怒道。

    被喷,悠言撇撇嘴,每次说不管,最后还不是管了,这女人还真是口是心非,心口不一是不是美女的通病?

    出得来,却不见了那笨蛋的踪影,顾夜白心下一沉,利眸微眯,却看到她腻在阳台中。

    被打开了一侧的落地玻璃,映着她的侧影。

    女人拎着手机,正苦了脸,偶尔把机子挪离几分耳朵,想想,又端了回来,小脸皱成了苦瓜。

    不自觉唇边轻扬。

    踱了出去,把手轻轻搭放在她身上,有点作弄的意味。

    温暖中带点凉意,悠言一惊,随即想起这个屋子只有那人,扭头瞪了他一眼,又继续电话。

    那头,却匆匆收了线。

    “下次再训你。”

    悠言一愣,又撇嘴吐舌。

    “是谁?”那人好听的声音在背后传来。

    “阿珊。”悠言悻悻道,“才说几句,怎么就挂了?她不是不知道她一点也不好找。”

    “Susan倒也识趣。”顾夜白笑道。

    悠言呆呆道:“识趣?”

    伸臂将她圈抱在怀中,那人把下巴搁在她瘦削的肩上,凑到她耳边,轻声道:“长夜苦短,春霄一刻。”

    悠言愣,然后呆若木鸡,尖叫道:“顾夜白,你这色胚。”

    挣脱,从他怀里逃离,站定了,又挑眉看他,学他平日的模样。

    顾夜白一笑,脚步也没怎么移动,长臂一展,已一把把她捞回怀里。

    两手把她按压在怀中,一下一下啄吻她的眼角,鼻尖,耳末。她尖叫着,笑着去躲。

    第八十三话为她煮点清汤

    两手把她按压在怀中,一下一下啄吻她的眼角,鼻尖,耳末。她尖叫着,笑着去躲。

    他也不拦阻,手一松,任她跑。

    闲适环胸,看她皱了小脸,警惕地看他,又叫又笑。

    他的情人,该是这样子的。被眷宠着,不知人世烦恼。如何与那散了一地酒罐子和面盒子的黑暗小屋沾上边?

    她额上沁出薄汗,他抬手轻轻帮她擦了,重瞳如辉,微笑着去深凝,在她不经觉间。

    她懊恼地看着他。怎么才几步,就又给逮回怀里。

    这打闹的欢愉,便一时忘却前尘旧事。悠言伸出小指去戳他的胸膛,道:“不算,重来。”

    顾夜白一怔之下,失笑,捏了捏她的鼻子,眸光轻闪,又道:“如果有人给逮住了,你说该怎么办?”

    “那就再来呗。值到到你捉不住我为止。”

    他嘴角微弯,两手捉上她的小耳朵,道:“难道我的调/情就这么失败?”

    声线蛊惑。

    这下,轮到悠言呆了。

    脸上一热,假装听不见。嘟嘟道:“逮住了就逮住了,你还想怎样?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

    “你有钱么?”微微挑眉,有人趾高气扬。

    悠言悻悻,又恼道:“少看不起人,没钱又怎么样?”

    面包,牛奶瓶子,面,脑里再次滑过屋子里那些简单到简陋的吃食,顾夜白暗沉了眸,手环到她腰间,把她拦腰抱起。

    悠言吃了一惊,小手抵住了他的胸膛,呆呆看着他。

    缄默了声音,他迳自把她抱离阳台。

    他身上衬衣雪白轻薄,沐浴过后薄荷般的清香迷离,侵扰了她的五官。与他相抵的肌肤分明感到凉意丝丝沁人,然这男人的怀抱却又那么温暖。多么矛盾奇妙的触感,只是,这样的感觉,很安全。是可以熟睡的安全,一如在荧山那些日子,在他怀里沉沉睡去,再也不惧怕生命的流逝如河涧水,指间砂。

    悄悄伸出手,环上了他的脖子,轻轻的,头在他胸膛上蹭了数下,忍不住绽了笑,鼻子又酸了。

    她真以为她的小动作他不觉吗?顾夜白只觉咽喉一涩,心倏然紧了,也紧了手上的力道。

    长长的睫毛,扑哧的眨,嘴翘上好奇的弧度。她以为他会把抱到房间,呃,好像有点不CJ,脸一下红了——却不意是厨房。

    把她放到桌子上,顾夜白点了点她的鼻子,淡淡道:“想吃什么,我去做。”

    意外之极,但甜蜜的喜悦瞬间弥了心。

    “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做吃的?”眼珠骨碌,哼道:“自己饿了,自己想吃,不好意思说罢,嗯嗯?”

    顾夜白嘴角微扬,道:“我突然不饿了,那就不做了。”

    长腿一迈,转身待走。

    悠言急了,伸手去拉他的手。顾夜白挑眉,“嗯?”

    “你这人怎么没半分诚意,又说给我做吃的——”悠言恼声道。

    “再说一次,给谁做吃的?”男人俊雅的眉眼越发邪恶。

    悠言怒,伸手去掐他的鼻子,他伸手覆住了,把她小小的手拢在掌心。

    他的目光又深又灼,悠言有点慌了,低叫道:“给我,给我做吃的,成了么。”

    “不口是心非的孩子,才乖。”顾夜白微微一笑,在她的鼻翼上轻掸一下,便往冰箱的方向而去。

    “路小姐,想吃什么?”拉开冰箱门,男人环了里面的食材一眼,道。

    悠言晃着脚丫子,嘟囔道:“我想吃的,你这里有么?”

    “你说。”

    悠言一怔,脱口道:“怎会这么巧便备有了?”

    “一直有买。”他淡淡道。

    本还想与他抬杠,悠言一下住了嘴,竟不敢再说下去。

    顾夜白看了她一眼,也没再说什么,从冰箱里拿了些东西出来,便到流理台上洗弄起来。

    把头靠在膝盖上,悠言侧首凝向男人的背影,高大,挺拔,又安静。在为她做着料理。

    也许是一点清汤,也许是些末凉拌,嗯,总归是她爱吃的。

    二人在一起的那些时间里,多是她做他吃,实际上,他的手艺比她要好。

    如果,不是那次病了,也不知道。

    闭上眼睛,思绪回到了那年的校园。情景一幕幕过。终于忍不住,自桌上跳落,光着脚丫子跑到他背后,伸手一把抱住了他。

    微微一震,白皙的手停下动作。

    头在他宽厚的背上蹭着,悠言轻声道:“小白,小白。”

    “怎么。”他柔声道,声音几分沙哑。

    “你给我做点枸杞粥,好么。”

    那小粥,是他第一次为她做的食物,病中的她。

    “好。”他道,不犹豫。

    懊恼自己的冲动,她赶紧又撤下手,才要逃离,他臂一展,已把她锁进怀中。下巴搁在她的发上,顾夜白微阖上眼睛。

    犹豫着,颤抖着把手环向他的腰,脸紧贴上他温暖又清香的怀抱。

    一直放在心间的记忆又慢慢清晰起来。

    他的,还有她的,只有交叠在一起了,才算完整。

    人声潮动,那是四年前G大的校园。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