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利豪发娱乐->《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二十六章

    第九十四话最后一站

    她沦落成为这餐厅的笑柄了吧。

    还是数十分钟以前,她与他往日的老地方,也成了他与她说分手的地方。

    桌上的酒,还没喝完,他已经走了。似乎,不带一分不舍。

    那女人背叛了他,那四年的陪伴,他接手家族事业,数次遇险,她无怨无悔。那次,他叔叔的儿子绑了她去,她几乎因此被凌辱,他赶来了,后来,他们,在一起了。

    然后,今日,路悠言回来。

    他却说,怀安,分手吧。

    在他心里,她到底算什么?

    她说,她愿意与那女人一起做他的情人。

    临走前,他却说,怀安,如果一个男人心上放的不是你,你这样,值得吗。

    又要回到当年校园那段日子了吗?她在幅幅美丽的景致中,偷偷看他对那个女人薄怒浅盈,然后又对她温柔微笑。

    泪水,模糊了妆容。一一回视那些探视她的人。目光,渐渐冷了。泪水,也终于开始干涸。

    从包中拿出手机。

    “您好,我找顾老爷子。”

    “小二,你做什么?”悠言低声叫道。

    小二往外瞄瞄,确定老板还在外面招呼客人,又掩上办公室的门。

    冷哼了一声。

    “你还回来做什么?”

    “我想看看你和老板。”

    “不劳你惦念。”小二语气愈发冷了。

    悠言住了声音,看着他,眸澈若水。

    “这个眼神不适合你,小三。”小二冷笑。

    “小二,你想说什么?”悠言轻声道。

    “原来,你真的是小三,这个名字没有给错了你。”小二语言淡了,也漠了。

    悠言愣住,心里一疼,想开口,话到嘴边,却似乎成了意义全无的音符。

    “顾夜白,顾社长。城中,哪个人不知他的女朋友是周怀安。他几乎没有绯闻,想来对那一位也是专情的,你为什么要插足进去?”

    悠言扯了扯嘴角,却遭小二狠狠一瞥。

    “我没有你那样的朋友!你出事的第二天,你一回来,我就看到了,你脖子上有那种东西。你做过什么事情,老板不说,我本也不想说的,昨晚,你却跟那人走了,众目睽睽,都快满城风雨了,你知道吗?”

    他那晚在她身上烙下的印记,原来都落在了他人眼中。像被什么硬物打在心上,悠言咬了咬唇。沉默了好一会,抬头。

    “小二,如果我真的和那人在一起,我便不再是你的朋友了吗?”

    小二一愣,随即沉声道:“我讨厌那种女人。”

    悠言绽了个笑,苍白了容颜。

    “那么,保重。再见。”

    当门关上的时候,小二似乎听到她宛似呓语的声音。

    “也许,不再见了。”

    老板坐在餐桌中和人说着什么,估计是熟络的客人。他唇上笑容淡淡。

    也没说着几句话,只是刚才进来的时候打了一招呼。匆匆看了他一眼,掩上了咖啡店的门。

    再见,老板。

    门外,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世界,里面是优雅安静的空间。

    似乎,两处皆茫茫,无可着/身。

    刚移动脚步,臂上却一暖,有人捉住了她。那力道,不大,却有笃定的意味。

    转过身,只见章磊淡淡看着她。

    “我有这么可怕吗。言就这样一声不响走了?”

    悠言摇摇头。

    “小二说了什么吧。那小子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你管他做什么。”

    悠言想了想,认真道:“小二是好人。”

    章磊微怔,轻轻一笑。

    良久,又道:“顾社长,言很喜欢吧。”

    悠言一震,黯然,“我与他,不会在一起。”

    她的回答,不是喜不喜欢。而是不会。章磊微觉奇怪,眉间,盈上有所思。却见她眼角水光嫣然。心里一软,伸臂把她搂进怀里。

    轻轻拍着她的背,悠言阖上眼睛。

    “言想离开这里,是因为他吗?”

    怀中女子声息不响。

    章磊自嘲一笑,沉默,那是默认了吗?

    “言有没有什么地方要去?回家?”

    “不回家。有几个地方,想去走走。”

    她的声音似乎有些遥远,章磊不觉紧了手中的力道。

    “去哪?”

    “庐山。然后会去荷兰,最后一站是古巴。”他的怀抱很温暖,有迟濮的气息,又似乎全然不像。悠言微微出神。

    “最后一站?”他疑惑。

    “也许是最后一站了。”悠言低低道,她的时间,她自己已无法把握,如果哪一天要被收走,那她希望,是在古巴的那个小城。那里,有着她与那人最初也是最终的约定——却也是永远也无法完成的约定。

    “欢迎与我同游吗?”章磊道。

    悠言愕然。

    黑色的兰博静静停下,俊美的男子从车上走出,看着那偎依在一起的二人,薄唇抿,眸,愈发曜黑。

    第九十五话他生气了

    惊觉老板说了什么,悠言突然有似慌乱,手臂挣动,要离开他的怀抱。这个人对她很好,但他不是迟大哥。

    男女之防,她该死的怎么忘了?

    许久不曾动怒,此刻却为她的抗拒而薄怒遽起。章磊收紧了手臂。触觉较常人敏锐许多,一瞬,已察觉空气中浮动的异样。

    眸如电,投向前方,一个男子向他们走来。

    那人的瞳,很深,迎上他的目光,桀骜凝冷。

    章磊脸上扬了笑,宛似情人温顺在怀的惬意,随之,在悠言额上轻啄一下,很快,又放开了她。如果,待那人走近,知她不驯于他,那就,不好玩了。

    压力骤退,悠言忙退了几步,抚上被吻的地方,圆睁了眸。

    背后脚步声清晰又熟悉。

    一个激灵,悠言转过身,顾夜白已在她背后,二人,不到三步距离。

    她正想唤他,突然想起刚才的一幕,小脸一白。再忑忒看那人时,那人却并不理她,只淡淡看向前方的老板。

    “顾社长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章磊笑道。

    “可惜今日看来章老板的蓬荜是无法生辉了,顾夜白来,只为带人走。”顾夜白嘴角一勾,眉轻扬。

    悠言一愣,素知这男人拽得二五百万,但言语向来是彬彬有礼,这个蓬荜无法生辉还真是——

    心里顿慌,额,他生气了。

    鸵鸟地悄悄往旁边,后退一步。

    章磊也不动怒,凤眼轻睐,道:“这里,只有我和我的小招待,不知顾社长要找什么人?或者我能有这荣幸帮个忙?”

    “我的小妻子。”声音低沉,又似乎弥了几分漫不经心。然,声落如敲,叫一个确凿。

    章磊一惊,原以为,他与悠言的关系,总带了几分玩味,妻子,竟然是妻子?但从他神色看来,却不似说笑。神色瞬凛,末了,一笑。刚要答话,他的声音却再次响起,占了先机。

    “章老板,打扰了,他日,再来叨扰。我先离去。不劳章老板帮忙,我想,我这一走,我的小妻子也必定跟着走的。”笑,是闲适从容。

    话毕,男人转身离去。

    妻子,妻子。

    悠言晕眩又甜蜜,看他转身,却愈发慌了。老板那一吻有作弄意味,她不是不知道的。虽怒,却并不很憎恨。那人一走,立刻巴巴跟了过去,与老板招呼,说再见什么的全抛了脑后。

    望着那二人先后上了车,章磊凝了神色,手,早已紧握成拳。

    悠言偷偷瞟了驾驶座上的男人一眼。额,他很生气,鉴定完毕。

    不然,这冷气开这么大做嘛?秋天,这外面已够凉意沁人。夕阳如画,黄昏,在一点一点渗透,沾染了整个城市。

    悠言慌,又不敢惹那人,只好百无聊赖的去看窗外。

    那人沉默的开着车,他清雅的气息却撩拨着她的神经。

    这悄无声息,让人怯。终于,忍不住,悄悄伸手去碰碰他的臂。

    重瞳疏冷,瞥了她一眼,悠言慌,悻悻把爪子拿开,那人便继续漠漠的开他的车。

    一路无话,又见一路无话。

    及至回到他的家。

    她乖乖跟着他到车库泊好车子,又乖乖跟着他,来到门前。

    开了门。顷刻,那人却伸臂,把自己带进他怀里。

    悠言不解,他动作迅捷,已按了墙上开关。

    灯光盈了一室,悠言这时才看清,大厅中,沙发上,有个人静静坐着,看到他们进来,正似笑非笑的望向他们。

    是他?悠言心里低呼。

    那人揽住了她,又在她耳畔淡淡道:“过去,别怕,有我。”

    在不速之客的对面坐下。悠言低声唤了一声:“老爷子。”

    须发皆白,左手驻了龙纹雕刻的木杖,一双眸,却利芒不减,正是艺询社的前任社长,顾家的掌舵人,顾老爷子顾澜。

    “路小姐,这真是多年未见了。”顾澜眯了眸,打量着悠言。

    悠言微微一惊。

    那人挽在她腰上的手,一紧。

    是鼓励吗?

    顾澜淡淡而笑,笑意里,看不出端倪。他左手驻了木杖,轻轻在地上点着。

    悠言正出神,不防面上劲风一扫。她一惊,顾澜的杖已挥到她的手上。

    他是顾夜白的长辈,不敢躲闪——悠言闭眼咬牙。

    痛楚却并没降临。

    睁眼一看,那人右手凌空,却刚好覆在了她的手背之上。

    这一下,便狠狠落到他的手上,手背翩然化过妖异的红痕。

    他眉头浅皱,冷冷望向老爷子。

    那是他画画的手!!

    位子上的人虽向来狠辣,但终究是他的爷爷,所以他不避,却又替她挡下。

    顾澜一击不成,冷笑,驻杖又打了下去。

    悠言心疼到无以复加,想也不想,整个人俯到他身/上,把他的右手彻底掩住。

    那人,却比她快,在木杖落下前,左手揽上她的腰背。

    这一下,仍然落在他手上。

    耳边,他微哼一声。

    悠言悲恸,圆了眸,手一伸,已执了那龙头杖的一端。

    第九十六话螳螂捕蝉

    顾澜脸色微变,冷冷道:“你敢?”

    “我怎么不敢?糟老头,谁都不准打他!”皱眉,戒备地望着他,脸上一抹湛红,声线微颤,已是怒极。

    顾澜冷笑。

    目光一扬,越过悠言,又落到顾夜白身上。

    “为她赔上你的手,值得吗?”

    “如果您今晚来只是问我值不值得的问题,那么您已经得到您的答案,可以离去了。”顾夜白道,声音,眸中辉芒,却潋滟了眉眼。

    悠言看着他,呆了,这个男人。如何得离。

    “顾夜白,如果不是你的天赋,连顾家的门,你也不配进。今日的万人之上,你以为你是怎样得到?说到底,你也只是一个野种。”顾澜笑,手杖一抽,悠言一个踉跄,几乎摔倒。

    捏了小拳头,悠言红了眼睛,剪水双眸,是燃烧的焰。

    “路悠言,过来。”

    背后,那人出了声。

    悠言只是摇头,腾腾上前几步,一双眸,瞪着顾澜,不畏不惧。

    “死老头,道歉,你道歉,你的儿子有了妻子,却又招惹了小白的妈妈。孩子生了出来,却让他们与妈妈流落在外,过着艰难困苦的日子,该羞耻的是你们,小白不是野种,如果他是野种,那你的大儿子是什么,你又是什么?你有这么多儿子,这么多孙子,艺询社却偏由他来继承。老头,你不可笑么你!”

    “我叫你说。”眸色暗沉。

    眼中,漫过狠辣,顾澜扬了手。这一下出手极快,饶是顾夜白立刻闪身趋前,悠言的脸上已红肿一片。

    瞳眸顿冷。白皙的指挟住了那再待落下的掌。

    顾澜冷笑,扬了手杖,直指顾夜白。

    似乎并没有看见那要落下的杖,男子愈发清冷的瞳只扫过一旁女子的脸,还有凝在眼眶的泪,轻了声音。

    “路悠言,可以躲,为什么不躲?你是蠢材吗?”

    “那是你爷爷。”悠言摸摸脸上的伤,疼,呲了牙,委屈道。想了想,又抬袖擦擦了泪水,硬是不让它流下。

    “爷爷。”顾夜白眉一敛,低霾了声音。唇边泛起浅淡的笑,重瞳,深冷如斯。

    “这屋子四周,埋了你的人,不下二十个吧。”

    顾澜挑眉,沉鶩的眼,析出几分赞赏,很快,又森了声音。

    “顾夜白,你身手再好,可以敌得过二十个细选的好手吗?”

    “敌不过,又如何?”顾夜白轻笑,一字一顿道:“爷爷,我们即管来试试,是他们手快,还是我的快。你这脖子,我看着,可也并不怎么耐烦。”

    “你果然够狠。从当日你亲手把你的异母大哥夜承逼疯,我便知道,你是只狼。我养了只狼,这只崽子虽狼性难驯,但他的才华会把我的江山扩大到更加耀目。”

    “你很完美。可是,你忘记了,女人,玩过就好;你爱上这个女人,她便会成为你的软肋,当年,我的二儿子背叛了我,你把那人逼出了G城,这次,从东京回来的可不只我,你的叔叔和他的儿子归期也不远。今日的你,还有这个能力对付他们吗?”

    顾澜冷冷笑,那低徊的声音,弥了一室。

    长指一松,顾夜白负手而立。

    两手拄上手杖。顾澜沉了神色,看向顾夜白。

    “艺询社,由我掌,您便且看,会不会由我而败。除非我死了,否则,你的二子,必不能动社里一分。”

    顾澜眯了眸,眼内,划过审度的酌量。

    顾夜白迎上他的目光,淡淡道:“怀安是你为我选的妻子,这个女人,却是我自己选的妻。所以,也请您老记紧,除非我死了,否则,谁也不能动我的女人一毫。”

    浑身一震,悠言眸大睁,看向他,又赶紧垂下了头。

    男人轻拍了拍掌,门开。

    一个男子走进,阳光帅气,咧嘴一笑,一口白牙忒亮。

    “顾爷爷好。”向顾澜鞠了一躬,模样甚是恭敬。

    “林子晏?”顾澜微皱了眉。

    “老板,幸不辱命,所有人,悉数拿下。”林子晏冲顾夜白挤挤眼。

    “你哪来的人?不可能,我当日借给你的人,不会就此变了节!”顾澜惊疑不定。

    没有回答,顾夜白嘴角轻勾,只抬眼望向那一直缄默的女人。

    “路悠言。”

    “哎。”悠言应了声,瞪了瞪他,脸上神色迷惑,似乎还有点不明所以。

    “你跟子晏到阳台去玩会儿。”男人淡淡道。

    啊。悠言傻眼。

    林子晏已揽了她的肩,连哄带拐把她带出那人的视线。

    回过头,顾夜白轻淡了声音。

    “爷爷,你的人我确是一时还驾驭不了。我用了进义的人。你的二十个虽是好手,可是数百乌合之众,却势在人数。”

    “你借我的人,散了进义,现在你——”顾澜斜了眉,愈发疑虑。

    “利益当前,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扬眉,顾夜白淡淡道,“我今天与怀安见了面,她会去找你,那并不奇怪。你恨二叔,这些年,他匿在东京,重整生意,你便一直在那里与他玩着猫与老鼠的游戏。二叔的势力半月前在东京便开始反扑,螳螂捕蝉,你低估了他的能耐,到近日事发,你怎会在东京再呆下去。你是早在一二天前便已回来。我与子晏又怎敢放松?”

    神色复杂,好一会,顾澜方扬声而笑,“好一个顾夜白!记住你今日所说的话,别做了那只蝉。”

    当林子晏也告辞离去,整个屋子回复平静,悠言走到厅中,只见那人背对着她,面窗而立。身影,挺拔,那么好看。

    妻子。她想笑,却扯不出半道弧,慢慢走到他背后,伸臂环住了他。

    那人返身,捉住了她的双手,又轻轻把它们拿开。悠言愣,心,很慌。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