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利豪发娱乐->匪我思存->《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正文

百家乐开户自动送88彩金: 第23章 妾身但使分明在,肯把朱颜悔

  静琬因为走时匆忙,只带了一些随身的行李,不过衣物之类。饶是如此,依旧由何叙安亲自率人护送,从阜顺挂了专列直赴轻车港,然后从轻车港乘了小火轮南下前去惠港换乘海轮。那海轮是外国公司的豪华邮轮,往返于惠港与扶桑之间,静琬一行人订了数间特别包间,随行的除了侍卫之外,还有慕容沣拍电报给承州家中,由四太太遣来的两名女佣。其中一个就是兰琴,她本来在承州时就曾侍候过静琬,人又机灵,自然诸事都十分妥当。

  何叙安亲自去查看了房间,又安排了行李,最后才来见静琬。静琬因为路上劳顿,略有倦意,坐在沙发上,看舷窗之外码头上熙熙熙攘攘,皆是来送亲友的人。她近来微微发福,略显珠圆玉润,此时不过穿了件暗菱花的印度缎旗袍,那黑色的缎子,越发衬出肤若凝脂,白晰如玉的脸庞上,一双眸子黑白分明,清澈照人。何叙安素来镇定,此次不知为何,踌躇片刻,终于还是告诉了她:“夫人,今天早上接到的电报,乾平已经克复了。”

  静琬慢慢的“哦”了一声,像是渐渐的回过神来,也瞧不出是喜是忧,只是一种怅然的神色。何叙安道:“夫人请放心,六少一定有安排,不会委屈了夫人的家人。”静琬心底苦涩,过了好一会子,才说:“家严上了年纪,对于……对于我的任性……”她只说了半句,就再说不下去,何叙安见她眼中隐约泪光闪动,忙道:“六少素来尊敬尹老先生,如今更不会薄待老先生。何况军纪严明,从来不会骚扰地方,夫人府上,更会给予特别的保护。”

  静琬想到父亲脾气倔强,只怕他一年半载之内,绝不会原谅自己,而慕容沣既然攻克了乾平,自己的家人他肯定会命人特别关照,只怕父母不肯见情,反倒会闹僵。幸得自己就要出国去,不然自己随军与慕容沣同入乾平,更加令父亲难堪。只愿自己在国外住上数月,待父亲气消,再行相见。她这么一想,心事纷乱,只是愁肠百结。

  何叙安道:“夫人若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叙安。叙安回去之后,必会一一转告六少。”静琬摇一摇头:“我也并没有什么事情,你只叫他不要担心我就是了。”何叙安见她无甚吩咐,退出来之后,又将侍卫中领班的孙敬仪叫至一旁,密密的叮嘱了一番,直到邮轮开船前数分钟,方才向静琬告辞下船去。

  因为天气晴好,邮轮走了两天,已经到了公海上。静琬因为有些晕船,而且近来身体不是很好,所以一多半的时间是在船舱的房间里休息,更因为慕容身居政要,身份显赫,所以静琬不爱抛头露面,怕在船上招惹麻烦。唯有到了黄昏时分,才由兰琴陪着,偶然上甲板去散步。

  到了第三天一早,大家刚吃过早饭,孙敬仪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来静琬房间中请示,看这一天有无特别的事情交待。刚刚说了两句话,忽听到船上广播,原来船上的蒸汽机出了故障,目前只能勉强行驶,要立刻返航。孙敬仪听了这句话,不晓得为什么脸色就微微一变。静琬只觉得耽搁行程,见孙敬仪像是很焦急的样子,不由笑道:“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不要紧,如果不行,等回到惠港,我们搭美国那条杰希卡号走是一样的。”她并不知道孙敬仪的心事,只以为是担心安全或是其它。她此次出来,慕容沣给了她二十万元的旅费,又另外给了她十万元零花,以此之数,不论在国内还是在扶桑,已经可以置下相当豪富的产业了,因而作废数百元的船票,实在是不值得一提。何况像这种情形,一般船务公司会给予赔偿,所以她丝毫都未放在心上。

  船速自然减速慢了下来,在海上又走了四天,才返回惠港。船入码头立刻驶去船坞进行修检,船上的客人,由船务公司安排到旅馆住宿。像静琬这样头等舱特别包间的贵宾,特意安排到外国人开的惠港饭店。孙敬仪到了如今地步,只得硬着头皮,先随侍静琬到饭店里安置下来,立刻派人去向慕容沣发电报。

  静琬在船上一个礼拜,差不多什么东西都没吃下去,精神已经是极差。在饭店里洗了一个热水澡,又安稳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真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吃过了午饭之后,就叫兰琴:“饭店怎么没有送报纸来?咱们在海上漂了七天,真的像世外桃源似的,一点时事都不晓得了。”

  兰琴听见她问报纸,心里不由打了一个突,面上堆笑:“我去问问西崽,是不是送漏了。”她借故走出来,马上就去找孙敬仪,谁知孙敬仪好容易要通了往乌池的长途电话,正讲电话去了,兰琴只得在他房间里等了一会儿。

  却说静琬见兰琴去了十余分钟仍未回来,就对另一名使女小娟说:“你去看看兰琴,若是今天的报纸没有就算了,叫她回来。”小娟答应着去了,静琬一个人在屋子里,因为汽水管子烧得极暖,总让她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一样,所以走出去到花园里散步。

  天气很冷,天气是一种阴暗晦涩的样子,乌沉沉的云压在半天里,低得仿佛随时要塌下来。北风虽然不大,可是又尖又利,往人身上卷过来,令人觉得寒意侵骨,她虽然穿了大衣,仍旧不由打了个寒噤。刚转过假山,看到小池砌畔有一张露椅,因为假山挡住了北风,这里很幽静,又很暖和。静琬见露椅上有一份报纸摊开铺在那里,想必是有人曾经用这个垫着,于是随手拿起报纸,向露椅上拂拭了灰尘,正待要坐下去,忽见那报纸上所登头条,套着红色的标题印刷,格外醒目,那一行字清清楚楚的印入眼帘中来:“慕容沣启事”不由自主看下去:“中外诸友对于沛林家事,多有质询者,因未及遍复,特奉告如下:侍妾尹氏,随军之际权宜所纳,本无婚约,现已与沛林脱离关系。今沛林并无妻室,唯传闻失真,易生混惑,专此布告。”

  她只觉得报纸上的一个字一个字都似浮动起来,耳中唯有尖锐的啸音,像是无数的声音冲撞进来,又像是成千上万只的黑鸟,啊啊扇动着双翼向她直直的冲过来,四面都只剩了气流咝咝的回音。那些字都成了尖锐的钉子,一根根钉到太阳穴里去,硬生生的插入到迸开的脑浆里,然后搅动起来。天与地都旋转起来,所有的字像无数的蚁,密密的蠕动着,从纸上蠕上她的手臂,她全身都颤抖得厉害,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身体内没有一丝暖意。她本能的将手按在胸上,可是那里像是突然被剜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一样,像是有汩汩的泉涌出来,剧烈的痛楚从中汹涌出来。她冷得直发抖,唯有胸口那里涌起的是温热,可是这温热一分一分的让寒风夺走,再不存余半分。报纸从指尖滑落了下去,她的腿也像是突然失了知觉,只晓得木头一样的钉在那里,她紧紧攥着一样东西,那东西深深的硌到手心里,手心里这一丝疼痛终于唤醒她。原来竟是真的,原来周遭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仿佛噩梦醒来一样心悸,心像是被抽紧一样,只是一缩一缩。胸口处一阵阵往上涌着腥甜,她弯下腰去,体内最深处抽搐着剧痛。她的手无力的垂下去。这竟然不是噩梦,而是真的。她竟然没有半分力气挪动双腿,这一切竟是真的。身后粗砺的山石抵着她的背心,她恍惚的扶着那山石,才有气力站稳,摊开手心来,方知道自己紧紧攥着的是慕容沣留给自己的那块怀表,兀自嘀嗒嘀嗒的走着。

  兰琴远远就看到她站在这里,三步两步赶上来:“夫人,您怎么了?”

  她紧紧抿着嘴,目光如同面前小池里的水面一样,浮着一层薄冰,散发出森冷的寒意:“孙敬仪呢?叫他来见我。”兰琴一眼瞥见地下扔的报纸,心不由一紧,陪笑道:“这里风大,夫人还是回房去叫孙侍卫来说话吧。”静琬不言不语,任由她搀扶着自己回房间去,孙敬仪听到这个消息,真如五雷轰顶一样,只得硬着头皮来见她。

  静琬并不责备他,语声极是轻微:“如今你们六少在哪里?”

  孙敬仪见事情败露,只得道:“听说六少现在在乌池。”乌池为永江以南最有名的大都会,乃是国内最繁华的城市,素有天上琼楼,地上乌池的美称。静琬眼皮微微一跳:“好,那我们也去乌池。”孙敬仪说:“夫人,六少乃是不得己。六少待夫人如何,夫人难道没有体会?”静琬将脸微微一扬:“他不得己,那么是谁逼着他?他登出这样的启事来,是为了什么?”孙敬仪道:“求夫人体恤六少,如今局势凶险,六少让夫人避居海外,也是怕夫人受烦扰。”

  静琬嘴角微微上扬,竟似露出一丝微笑:“那么你老实告诉我,他要娶谁?”她虽然像是笑着,那眼底隐约闪过唯有一丝凄楚,更有一种绝望般的寒意。孙敬仪嗫嚅不语,静琬道:“你不用替他再打掩护,他既然登报申明与我脱离关系,颠倒黑白,视我们的婚姻为无物,如此撇清自己,难道不是为了另娶他人?”

  孙敬仪吱唔了半晌,才说:“请夫人顾全大局。”静琬冷笑一声,嚯然起立,回手推开窗子:“孙敬仪,事已至此,我尹静琬死也要死个明白,你若不让我去向慕容沣问个一清二楚,我告诉你,你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我假若此时纵身一跃,你家六少,未必不迁怒于你。”

  孙敬仪方寸大乱,素知她性子耿烈,说到做到,而如果自己执意强迫不让她去乌池,她激愤之下真的寻了短见,自己在慕容沣面前如何交待?这样一个棘手难题,左右为难,只得搓着手道:“夫人千万别起这样的念头,请容敬仪去请示。”

  静琬亦知没有慕容沣的命令,他断不敢让自己去见他,所以淡然道:“那就去给你家六少挂电话,就说如今我只要见他一面,当面问个清楚明白,此后必然再不纠缠于他。”

  慕容沣接到孙敬仪的电话,自然大是火光,急怒之下大骂孙敬仪无用,孙敬仪听着他的训斥,也只垂头丧气。慕容沣虽然发了一顿脾气,可是转念一想,静琬既然已经知情,如果自己当面向她剖析厉害,或者还有法子转圜,如果避而不见,她的性情刚烈,说不定真的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想到这里,心都揪起来,于是道:“既然她想要见我,你好生护送她回承州,我此间事一了结,马上赶回承州。”

  他挂上电话之后,一腔怒火,无处发作,随手抓起电话旁的烟灰缸,就往地下一掼。侍卫们见他大发雷霆,皆是屏息静气。沈家平硬着头皮道:“六少息怒,和程家约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六少还是先换衣服吧。”

  慕容沣怒道:“换什么衣服,穿长衫难道见不了人吗?”沈家平知道他的脾气,只得满脸堆笑道:“今天有好几位女客,六少素来雅达……”慕容沣不耐再听他罗嗦,起身去换西装。

  程家在乌池置有产业,就在乌池的爱达路,前后都有大片的花园,以程氏先人的字命名为“稚园”,因为乌池冬季温暖,所以每至深秋初冬,程家便至乌池的稚园避寒。花园掩映着数幢西式的房子,其中有一幢精巧的西班牙式建筑,就是程家两位小姐,日常在乌池所居。

  程家最小的一位小姐程惜之才十五岁,正是贪玩的年纪。蹑手蹑脚走到姐姐谨之的房间里来,见谨之坐在法式的沙发榻上听外国广播,几本英文杂志抛在一旁,于是问:“阿姊怎么还不换衣服啊?”谨之没提防,被她吓了一跳:“你这小东西,走路和猫儿似的。”惜之笑嘻嘻的道:“因为你在出神,才被我吓了一跳,难道你是在想着……”谨之不容她说下去,就伸手去捏她的脸颊:“你回国不过半个月,就将国人的恶习学到了。”惜之道:“我都没说完,是你自己对号入座。”谨之微微一笑:“我也没说什么恶习,你难道不是自己对号入座?”惜之扮了个鬼脸,正欲说话,只听佣人说:“大少奶奶来了。”

  程家虽然是新式的家庭,所有的少爷小姐,全都是在国外长大,可是因为程氏主母去逝得早,这位长嫂主持家务,所以几位弟妹都十分尊敬她。谨之与惜之皆站了起来,见大少奶奶进来,都笑着叫了声:“大姐。”

  原来程允之娶的是世交穆家的大小姐穆伊漾,因为两家有通家之谊,皆是从小一块儿长大,所以这位穆伊漾过门之后,程家的几个弟妹都没改过口来,仍旧叫她姐姐,反而亲切。此时穆伊漾笑盈盈的道:“守时是国王的美德,谨之怎么还没换衣服?”谨之自幼在国外长大,本来就落落大方:“我就穿这个不行吗?”

  她素来都爱西式的洋装,此时穿了一件银色闪缎小寿字的织锦旗袍,楚楚有致。穆伊漾端详道:“就这样也极好,我们谨之穿什么都好看。”惜之陪着谨之,穆伊漾就先下楼去。程允之本来坐在楼下客厅里吸烟,他是西洋派的绅士,见着太太下楼,马上就将烟熄掉了。问:“谨之准备好了吗?”

  穆伊漾说:“她就下来。”又道:“你这么热心,真叫人看不过去。”程允之苦笑一声:“太太,如今连你也这么说?外面的人都说我用妹妹去巴结慕容沣,我真是哭笑不得。”穆伊漾道:“我看你是从心里都快笑出来了,要不然慕容沣一来提亲,你就忙不迭的答应?”程允之说道:“我哪里有你形容的这样,我不过对他说,我们是新式的家庭,婚姻大事,还得看谨之自己的意思。是谨之自己点头同意,这件事情才算是确定下来啊。”

  穆伊漾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劝谨之。”顿了顿轻声道:“反正这桩婚事,我是保留意见的态度。”

  程允之笑了一声:“谨之又不傻,像这种如意郎君,天下哪找得出第二个来。除了家世差了一点,才干像貌年纪,样样都叫人无可挑剔……”穆伊漾道:“得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如今他平定了江北十六省,今后前途更是无可限量,他来向谨之求婚,你当然千肯万肯。我是替谨之着想,听说这个人颇多内宠,我怕到时委屈了谨之。”

  程允之笑道:“你这是杞忧,谨之虽然不卑不亢,唯独要他做了一件事,这件事就够显出谨之的手段来了。”

  穆伊漾道:“不就是让他登报与那位姓尹的夫人脱离关系吗?就是因为他答应谨之,肯发这样的启事,我才觉得寒心。姑且不论那位尹小姐是何身份,究竟是妻是妾,这位尹小姐就算不是糠糟之妻,只是随军之妾。但她随在军中,到底算是与他共患难,而且我听说这位尹小姐为了他离家去国,连后路都绝了,他这样薄幸,真令人齿寒。这样的男子,怎么能令人放心?”

  程允之一时无法辩驳,只得道:“成大事焉能有妇人之仁,你这是妇人之见。”穆伊漾道:“我们这样有情有义的妇人之见,比起你们无情无义成大事,自然是大有不同。”程允之素来对自己的夫人颇有几分敬畏,听她如此说,怕惹她生气,笑道:“现在是民主的新社会,只要谨之自己觉得好,我们做兄长的,还能有什么说的呢?”

  穆伊漾道:“谨之素来有大志,我倒不担心她会吃亏。唉,只是谨之年轻,此时想要的,未必就是她以后想要的。”

上一页 《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