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利豪发娱乐->匪我思存->《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正文

百家乐新注册送彩金: 第27章

  朱举纶接到电话,已经是早上七八点钟的样子。当值的私人秘书汪子京十分焦虑:“尹小姐昨天夜里走掉了,六少现在大发雷霆,开销了当值的全部侍卫,连沈队长都吃了挂落,到现在还在追查是谁放了人,只怕要出事。”朱举纶连忙道:“我马上过来。”

  大雪下了一夜,到天明时分方才停了,路上都是一尺来厚的积雪,汽车辗上去吱咯作响,速度走不快。等朱举纶赶到时,远远就看到洋楼前停着三四部小汽车,像是黑色的甲虫卧在雪中。那洋楼西侧正北风口子上,分两排站着二十余个卫戍近侍。雪虽停了,朔风正寒,他们又在风口上站着,许多人冻得已经摇摇欲坠,却都咬牙忍着。朱举纶瞧在眼里,不由眉头微微一皱。

  他走到客厅里去,只见几位私人秘书垂手站在那里,慕容沣坐在沙发上,虽然看不出什么怒容来,朱举纶知道已经发过一顿脾气了。汪子京欠身向前,正在向慕容沣低声说什么,只听慕容沣高声道:“就冻死他们才好,全都是无用的饭桶!”汪子京碰了这样一个钉子,一抬头看到朱举纶进来,忙满脸堆笑,说:“朱先生来了。”

  慕容沣见到朱举纶,面无表情欠了欠身,算是打过招呼。朱举纶倒是拱了拱手:“六少好。”方坐了下来,慢条斯理的说:“程家的专列明天就该到了,帅府里虽然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但许多事我等不敢作主,还要请六少的示下。”

  慕容沣本来就不耐烦,说:“婚礼的事你们安排就好了,难不成还要我去操心不成?”朱举纶道:“婚姻乃人生大事,六少的婚事,更是非同小可,恕朱某未便擅专。”顿了一顿,说:“当日大帅一病,立刻就不能说话,连一句后事都未曾交待,朱某在床前侍疾,大帅只狠命的盯着我,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才举手伸出拇指与小指。所以在大帅灵前,朱某就曾对六少说,某虽不才,但绝不敢辜负大帅临终所托。大帅一生的抱负,六少是最清楚不过。六少自主事以来,决断有为,想必大帅泉下有知,亦感宽慰。到了今日如何反而为了一介女子,危及大事?”

  慕容沣默不作声,朱举纶又说:“尹小姐怀有身孕,所以六少才如此情急,此乃人之常情,我等自然可以体谅。但不知六少是否想过,如果程家知道六少为了尹小姐大动干戈,会作何反应?程小姐既然要求六少登报声明,与尹小姐脱离干系,摆明了并无容人的雅量。所以朱某觉得,六少不必声张,一切由朱某去安排,保管能够将尹小姐寻回来。可是有一条,望六少能答应我——尹小姐回来之后,请六少送她去罗阳暂住一段日子,等孩子出生之后,再接她回来。”

  慕容沣心中突突乱跳,说:“她性子刚烈,我只怕她想不开……”他自从怒火渐息,便忧虑如狂,此刻脱口说了出来,那朱举纶到底是外人,所以他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朱举纶是何样的人才,立刻接口道:“凭她如何刚烈,也不过是个女人,六少的骨肉,也是她的骨肉,母子自有天性,六少请放心,她决不忍心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朱举纶便以婚期临近,保证婚礼期间承州治安为理由,将承州驻防的治安官陆次云叫了来,命令他封锁水陆交通,彻查城中的大小饭店、旅馆。陆次云本是慕容宸的亲信出身,与朱举纶是老相与了。听了朱举纶的一番叮嘱,迟疑着说道:“封锁搜查都不难办,可是眼下城门已经开了几个小时了,火车也有好几列发了车,只怕来不及了。”朱举纶道:“大隐隐于朝,尹小姐素来是个聪明人,未必此时就急着出城。我已经叫人给诸省的治安长官拍发密电,你这里先安排下去,以免有失。”陆次云连声答应,立刻就去办理。

  朱举纶返身回来时,因为沈家平被停职,所以副队长舒东绪来向慕容沣报告:“严世昌承认是他开后门放尹小姐走的,说都是他一时糊涂,请六少饶过其它人。”

  慕容沣冷冷的说:“一个都不饶,全打发去松北驻防。”松北在最北端的边境线上,最是寒苦。舒东绪问:“那严世昌呢?”慕容沣怒道:“这种目无军法胆大包天的东西,还留着做什么?”朱举纶在旁边听着,就说:“这大年下,又正办喜事,六少饶他一命吧。”慕容沣心情烦乱:“那就关到东城去。”

  他还有公事先回大帅府去,在车上已见沿途开始设立关卡,街市之间加派了警察与巡逻,好在战时气氛紧张,城中居民司空见惯,丝毫不以为奇。只是治安队素来不比承军的嫡系,在地方上横行霸道惯了,难免滋扰的鸡飞狗跳。一直到了腊月二十七,已经是婚礼的吉期。因为要维持地方治安,连同卫戍近侍也全部派了出来,程允之与程信之送了妹妹乘专列北上,两天前到了承州之后,包下了整个圣堡饭店。所以到了婚礼这天,从新人住的圣堡饭店,一路岗哨放到大帅府去。名符其实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正街上早就肃清了行人,看热闹的人,都被赶到斜街窄巷去,个个引颈张望。

  舒东绪一早忙出了满头大汗,安排各处的保安事宜,吉时是早晨九点,慕容沣亲自将程谨之迎进帅府,鞭炮声四面轰响,连门口军乐队的奏乐都全压了下去。门口的汽车,一直停满了三条街。那一种繁华热闹,不仅街旁的老百姓瞠目结舌,连承军中的将领,也觉得富贵到了极致。等到下午三四点钟的光景,舒东绪连声音都说得嘶哑了,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忽然一名副官过来报告:“舒司令,有人报告说,治安队在城南一间小旅馆里查获一个人,行迹十分可疑,冒充是刘府家眷。”舒东绪正忙得没有办法,兼之听说是只是冒充刘府家眷,不以为意:“你去处理,统统先关押起来,等过两天再审。”那副官答应一声,转头就去告诉手下:“将那女人先关起来。”舒东绪忽然又叫住他:“慢着,那女人多大年纪,长什么样子?”那副官道:“听说大概有二十来岁。”舒东绪正待说话,那边又有人报告说最近的街口处看热闹的人太多,拥挤得岗哨难以维持。他着急怕出事,立刻要出去查看,百忙中回头对那副官说:“先关起来再说。”

  静琬昏昏沉沉的,像是小时候发着高热,睡在床上,母亲叫人去煎药了,四周都是柔软的黑,独独剩了她一个,帐顶是黑洞洞的,那些绣花挨挨挤挤,一直挤到眼前,簇拥得叫人透不过气来。没有人在,惶然得想要大哭。她定一定神,天花板是拿旧报纸糊的,一大摊一大摊漏雨的黄色污渍。身上冷一阵热一阵,她本能的缩成一团蜷在那里。那板结的被子搭在身上,一点温度也没有。

  她几日来一直投宿在小旅馆里,除了火炕,屋子里只生着一只炉子,炉上的大铜壶里水烧得开了,哧哧的腾起淡白的蒸汽,她挣扎着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想暖一暖手,外面一阵接一阵的鞭炮声,噼避啪啪的此起彼伏,比大年夜还要热闹。茶房替她端着煎好的药进来,本来是个快嘴的伙计,刚去瞧了热闹,更是憋不住话:“哎呀你没眼福,今天六少结婚,满街的人和车,那跟着花车护送的,足足有数十部汽车。走了半天也没看到走完,真是好大的排场。”她的手止不住的发颤,大颗的冷汗沁出来,出走那晚风雪交加,受了风寒之后,她一直发着高烧,最后还是茶房替她请了位中医郎中来。几付药吃下去,烧并没有退,每天人总是滚烫的,嘴上因为发热而起了皮,皮肤煎灼一样的痛,似要一寸一寸的龟裂开来。

  她一口气将药喝下去,那一种苦,直苦到五腑六脏全都要渗得透了,存在胃里只是难受,过不了一个钟头,到底搜肠刮肚全都吐了出来。正在难过的时候,只听前面一阵喧哗传进来,紧接着听见茶房嚷:“查房了查房了。”

  她心中一紧,四五个治安队的士兵已经一涌而入,闯到天井里来了。她平常所见的承军中人,大都是些高级将领,除了偶露出些霸气,多少还算有几分风度。除此之外所见皆是卫戍近侍,只见这几个人,虽穿着治安队的制服,却是一脸的匪气,挎着枪斜睨着眼睛,只在众房客中瞄来瞄去。

  她心里知道不好,于是先将一把零钱握在手里,待得一名士兵走过来,便塞到他手里去,堆出一脸的笑:“大哥,麻烦关照些。”那人接了钱在手里,轻轻一掂,倒没有说什么,旁边一个老兵侉子,却眉开眼笑:“大姑娘嘴头真甜,跟抹了蜜似的,再叫一声哥哥我听听。”一边说,一边就凑上前来。静琬心中慌乱,只见他满口的牙叫大烟熏得漆黑,那腥臭的口气直扑到脸上,心中一阵恶心,忍不住就要作呕。可是她一整天功夫只吃了半碗面条,刚才又全吐了出来,弯着腰只呕出些清水。那人伸手就来拉扯:“大姑娘怎么啦?难不成病了?哥哥我给你瞧一瞧,包管你的病就好了。”静琬病中无力,哪里挣得脱去,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折辱?只觉得气怒交加,又羞又忿,直欲要晕过去。另几个人见同袍毛手毛脚占她便宜,只是笑嘻嘻在旁边起哄:“大姑娘笑一个,别绷着脸啊。”

  静琬又气又急,见他一只手竟向自己胸口摸来,情急之下未及多想,本能将手一扬挡过去。不想那老兵侉子一步正凑上来,未曾提防,只听“啪”一声,竟被她搧了重重一记耳光。承军军纪虽严,可是那些老兵侉子作威作福惯了,逆料到这样一个弱女子竟敢出手反抗。那三四个人都是一怔,被她打的那人更是恼羞成怒,一脚就踹过来:“他妈的找死。”

  静琬躲闪不及,被他一脚正踹在小腹上,“啊”了一声,只觉得剧痛难耐,如万箭相攒,整个人一下子往后跌去,紧紧抓着门扇方未倒下,剧痛一波波袭来,两眼望去只是白花花一片。那几个人笑着逼近前来,她额上只有涔涔的冷汗,咬一咬牙:“我是刘师长的亲戚。”

  那老兵侉子怔了一怔,嗤笑一声:“扯你娘的蛋!你是刘师长的亲戚,我还是刘师长他亲大爷呢!”另几个只是哈哈大笑,静琬痛得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一手按在小腹上,另一只手紧紧抓着门扇。她明知如果拿出特别通行证来,只怕自己的行踪就会被人知道。可是眼下情势紧迫,只得挣扎着喘了一口气,取出那张短笺,拿发抖的手指递过去。

  那人并不识字,随手递给同伴:“老李,你念念。”那老李接在手里念道:“兹有刘府女眷一名,特批准通行,各关卡一律予以放行……”目光所及,已经扫见后面钤着朱红一枚小章,正是“沛林”二个篆字。那老李因为粗通文墨,原本曾在营部当差,军中凡是秘密的文书往来,慕容沣总在其后钤私印。所以他识得这印章,吓得一大跳,本能“啪”一声立正,举手行了个礼。

  静琬痛得满头大汗,只觉得一波波的天旋地转,靠在那里,微微喘着气,可是每一次呼吸,几乎都要牵出腹中的阵痛。那几个人面面相觑,互相看了两眼,不晓得该如何收场。她几欲要哭出来:“给我滚。”那几个人如蒙大赦,逃也般退出去了。旅馆里的其它客人,都像瞧着怪物一样瞧着她,还是茶房胆子大,上来搀了她一把。她走回屋子里去,牙齿已经将嘴唇深深咬了一个印子,她的全身的重量几乎都要压在那茶房的手臂上,那茶房见她身体不住发抖,只怕出事,心里也十分害怕。她抽了一张钞票给那茶房,说:“这钱是房钱,劳驾你给我找一部洋车来,余下的你收着。”

  那茶房本来见她孤身一个弱女,又一直病着,十分可怜,接了钱在手里,答应着就去帮她叫车,车还没有叫来,那几个治安队忽然又去而复返。一见了她就厉声质问:“将通行证交出来。”她情知不好,腹中如刀剜一样,疼得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那老李已经一把夺了通行证,说:“这定然是假的无疑,刘师长的家眷,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我看你定然是混进城来的奸细。”静琬死死的用手按住小腹,那冷汗顺着鬓角一滴滴滑落,只觉得他说话的声音,一会儿远,一会儿近,连他们的脸也看不清楚了。

  那几个人已经如狼似虎一般欺上来,不由分说,将她推攘了出去。她虚弱已极,只得任由他们将自己带到治安公所去,方踏进公所大门,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先前被她打了一掌的那人,骂骂咧咧踢了她一脚:“臭娘们真会装死!”这一脚正踢在她肋下,她轻轻哼了一声,痛醒过来。只听旁边有人说:“舒司令说了,先关起来再说。”然后脑后一阵剧痛,被人扯着头发拎了起来。另外一个人在她背心里用力一推,她跄踉着向前走去,那人将她攘进监房,咣铛一声锁上了门。

上一页 《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