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利豪发娱乐->匪我思存->《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正文

百家乐注册送彩金: 第30章 只是未到伤心时

  天色暗下来,屋子里只开了一盏灯,绿色的琉璃罩子,那光也是幽幽的。舒东绪十分担心,不由自主的从门口悄悄的张望了一下。他这几天来动辄得咎,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直到今天听说在火车上截到了静琬,才稍稍松了口气。谁知这一颗心还没放下去,又重新悬了起来。瞧着静琬那样子奄奄一息,只在发愁,她如果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这份差事,可真不用交待了。

  慕容沣亲自将静琬抱到楼上去之后,旋即大夫就赶来了。那位威尔逊大夫很客气的请他暂时回避,他就下楼来坐在那里,一直坐了这大半个钟头,像是根本没有动弹过。他指间本来夹着一枝烟,并没有吸,而是垂着手。那枝烟已经快要燃尽,两截淡白的烟灰落在地毯上,烟头上垂着长长一截烟灰,眼看着又要坠下来。他抬头看到舒东绪,问:“医生怎么说?”

  舒东绪答:“大夫还没有出来。”他的手震动了一下,烟头已经烧到他的手指,那烟灰直坠下去,无声的落在地上。他说:“医生若是出来了,叫他马上来见我。”舒东绪答应了一声去了,这行辕是一套很华丽的西式大宅,楼上的主卧室被临时改作病房用。舒东绪走过去之后,正巧威尔逊医生走出来,舒东绪连忙问:“怎么样?”那医生摇了摇头,问:“六少呢?”

  舒东绪瞧他的脸色,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尾随着大夫下楼来见慕容沣。慕容沣向来对医生很客气,见着大夫进来欠了欠身子。那威尔逊大夫皱着眉说:“情况很不好,夫人一直在出血,依我看,这是先兆流产。如果不是精神上受过极大的刺激,就是曾经跌倒受过外伤。瞧这个样子,出血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三四天了,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治疗?”

  慕容沣蓦然抬起头,有些吃力的问:“你是说孩子……孩子还在?”

  威尔逊医生摘下眼镜,有些无可奈何:“夫人已经怀孕四个月左右,如果早一点发现,进行治疗,胎儿应该是可以保住的。可是现在已经出血有三四天了,她的身体又很虚弱,目前看来,恐怕情况很不乐观。”

  慕容沣正欲再问,护士忽然神色惊惶的进来,气喘吁吁的对威尔逊医生说:“病人突然大出血。”威尔逊医生来不及说什么,匆匆忙忙就往楼上奔去,慕容沣站在那里,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舒东绪心里担心,叫了一声:“六少。”他恍若未闻,竟然像是没见听一样,舒东绪不敢再作声,只得走来走去,楼上楼下的等侯着消息。

  威尔逊医生这一去,却过了许久都没有出来。舒东绪看慕容沣负手在那里踱着步子,低着头瞧不见是什么表情,只是看他一步慢似一步踱着,那脚步倒似有千钧重一样,过了很久,才从屋子这头,踱到了屋子那头,而墙角里的落地钟,已经咣铛咣铛的敲了九下了,他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那钟。终于听见楼梯上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舒东绪的心不知为何一紧,医生已经走了进来。慕容沣见到医生,慕容沣嘴角微微一动,像是想说话,可是到最后只是紧紧抿着嘴,瞧着医生。

  威尔逊医生一脸的疲倦,放低了声音说:“延误得太久了,原谅我们实在无能为力。”稍稍停顿了一下,话里满是惋惜:“真可惜,是个已经成形的男婴。”

  慕容沣还是面无表情,威尔逊医生又说:“夫人身体很虚弱,这次失血过多,我们很困难才止住出血。而且她受了极重的风寒,又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这次流产之后创伤太重,她今后可能怀孕的机率很低很低,只怕再也不能够生育了。”

  威尔逊医生待了许久,却没有听到他的任何回应,只见他目中一片茫然,像是并没有听懂自己的话。那目光又像是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落在某个虚空未明的地方。因为楼上的病人还需要照料,所以威尔逊医生向他说明之后,就又上楼去了。舒东绪每听医生说一句话,心就往下沉一分,等医生走了之后,见慕容沣仍旧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全身都绷得紧紧的,唯有鼻翼微微的翕动着。他试探着说:“六少先吃晚饭吧,尹小姐那里……”

  慕容沣却骤然发作,悖然大怒:“叫她去死!”

  指着门对舒东绪怒斥:“滚出去!”舒东绪不敢置一言,慌忙退出去,虚虚的掩上门。只听屋中砰砰啪啪几声响,不知道慕容沣摔了什么东西。舒东绪放心不下,悄悄从门缝里瞥去,只见地上一片狼籍,桌上的台灯、电话、茶杯、笔墨之类的东西,都被他扫到地上去了。慕容沣伏在桌面上,身体却在剧烈的颤抖着,舒东绪看不到他的表情,十分担心。慕容沣缓缓的抬起头来,方抬起离开桌面数寸来高,却突然“咚”一声,又将额头重重的磕在桌面上。舒东绪跟随他数年,从未曾见他如此失态过。他伏在那里,一动不动,唯有肩头轻微的抽动。

  因为屋里暖气烧得极暖,所以漏窗开着,风吹起窗帘,微微的鼓起。他手臂渐渐泛起麻痹,本来应当是极难受的,就像是几只蚂蚁在那里爬着,一种异样的酥痒。本来车窗摇下了一半,风吹进来她的发丝拂在他脸上,更是一种微痒,仿佛一直痒到人心里去。她在梦里犹自蹙着眉,嘴角微微下沉,那唇上本来用了一点蜜丝陀佛,在车窗透进来隐约的光线里,泛着蜜一样的润泽。

  陶府的墙上爬满了青青的藤,他认了许久,才辨出原来是凌霄花,已经有几枝开得早的,艳丽的黄色,凝腊样的一盏,像是他书案上的那只冻石杯,隐隐剔透。风吹过花枝摇曳,四下里寂无人声,唯有她靠在肩头,而他宁愿一辈子这样坐下去。

  仿佛依稀还是昨天,却已经,原来过了这么久了。

  久得已经成了前世的奢望。

  冰冷的东西蠕动在桌面与脸之间,他以为他这一辈子再不会流泪了,从母亲死去的那天,他以为一辈子都不会了。那样多的东西,他都已经拥有,万众景仰的人生,唾手可得的天下,他曾于千军万马的拱卫中意气风发,那样多,曾经以为那样多——今天才知道原来竟是老天可怜他,他所最要紧的东西,原来没有一样留得住。

  他竟连去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这样儒弱,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有多儒弱。他这样在意这个孩子,而她永远不会知道,他其实更在意的是她。因为是她的孩子,他才这样发狂一样的在意。可是现在全都完了,今生今世,他再也留不住她了。

  她以如此惨烈而绝决的方式,中止了与他的一切。

  从此之后,他再也不能奢望幸福。

  天亮了,静琬迷迷糊糊的转过头,枕上冰冷的泪痕贴上脸颊,虽然已经过了这么久,那种撕心裂肺样的痛苦,似乎已经由肉体上转为深刻于心底。每一次呼吸,都隐隐作痛得令人窒息,她慢慢睁开眼睛,有一刹那神思恍惚,护士还在床前的软榻上打盹,她彻底的醒来,那样惨痛的失却之后。这一生再也不会与他有着纠葛了,从她体内剥离的,不仅仅是一个生命,而是与他全部的过往,她再也没有力气支持下去。最最撕心裂肺的那一刹那,她的眼泪哗哗的涌出来,呜咽着:“妈妈……”只是在枕上辗转反侧:“妈妈……妈妈……”

  那样痛,痛得椎心刺骨,以为濒临死境。她也差一点死掉,因为失血过多,身体里所有的温度都随着鲜血汩汩的流失,她只觉得冷,四处都冷得像地狱一样,人唯有绝望。好似四处皆是茫茫的海,黑得无穷无尽的海,唯有她一个人,陷在那无边无际的寒冷与黑暗中。再也没有光明,再也没有尽头。她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是挣脱不了,直到最后精疲力竭的昏迷。

  护士听到动静,惊醒过来,替她量了量体温,又替她掖好被角。正走过去拿血压计,忽然踩到地毯里小小的硬物,移开脚一看,原来是块金表。她弯腰拾了起来,表盖上本有极细碎的钻石,流光溢彩。护士“呵”了一声,说:“真漂亮,啊,是PatekPhilippe呢。”

  那些往事,如同一列火车,轰轰烈烈的向着她冲过来。火车上他唇际的烟草芳香……大雨滂沱的站台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离开……乾山上冷风落日……衣襟上的茉莉花……

  大片大片的红叶从头顶跌下,他说,我要背着你一辈子。

  终于是完了,她与他的一辈子。命运这样干脆,以如此痛苦的方式来斩断她的迟疑,她曾经有过一丝动摇想留下这个孩子。并不是因为还恋着他,而是总归是依附于自己的一个生命,所以她迟疑了。哪知到了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恨到了尽头,再没有力气恨了。护士说:“不晓得是谁落在这里的,这样名贵的怀表。”

  她出走之前,曾将这块怀表放在他的枕下。就这么几日的功夫,世事已经渺远得一如前世。金表躺在护士白晰柔软的掌心里,熠熠如新。她昨晚整夜一直在毫无知觉的昏睡中,护士问:“小姐,这是你的吗?”

  她精疲力竭的闭上双眼:“不是。”

  她迷迷糊糊重新睡去,医生与护士偶然来看她,屋子里永远暗沉沉的,太阳从西边的窗子里照进来,才让人知道一天已经过去。这样的日子,沉寂得没有任何分别。她柔软得像茧中的蛹,无声无息的茫然感知时光荏苒。

  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她以为是来打针的护士,直到听到陌生的声音:“尹小姐”

  她睁开眼睛,她曾经见过报纸上刊登的大幅订婚照片,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女子,端庄秀丽的面孔,有一种从容不迫的优雅。身后的使女端过椅子,她缓缓落坐,目光仍旧凝望在静琬脸上:“很抱歉前来打扰尹小姐,很早就想和尹小姐好好谈谈,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静琬问:“慕容沣近几日都不在?”

  程谨之微一颔首:“他去阡廊了。三四天之内回不来。关于未来的打算,尹小姐想必早就已经拿定了主意,我十分乐意助尹小姐一臂之力。”

  静琬道:“不论你是想叫我消失,还是想放我一条生路,你亲自前来已属不智。慕容沣若知你来过,头一个就会疑心你。”

  程谨之微笑道:“即使我不来,他头一个疑心的依然是我,我何必怕担那个虚名。”将脸微微一扬,她身后的使女默不作声上前一步,将手袋里的东西一样样取出来:“通行派司、护照、签证、船票……”程谨之略带南方口音,格外温婉动人:“我听说当时沛林给你三十万,所以我依旧给你预备的三十万。”

  静琬问:“什么时候可以走?”

  程谨之道:“明天会有人来接你。我的四哥正好回美国,我托他顺路照顾你。”她娉娉婷婷起立:“尹小姐,一路顺风。”

  程谨之本来已经走至门边,忽又转过脸来说:“我知道,连你也认为我是多此一举——可老实讲,我实在不放心,尹小姐,哪怕如今你和他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仍旧不放心。所以,你非走不可,请你放心,我没有任何想要伤害你的企图。我只是想做出对大家都有好处的安排。”

  静琬有些厌倦的转过脸去:“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假若我死了,慕容沣这辈子都会永远爱我,所以你断不会让我死。”

  程谨之嫣然一笑:“和尹小姐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真是痛快。”

  静琬淡然一笑:“夫人比静琬更聪明,但愿夫人心想事成。”

  程谨之笑道:“谢谢你的吉言。”

  静琬嗯了一声,说:“请夫人放心”

  她虽然一直病得十分虚弱,但到了第二天,到底打起精神来,被人搀扶着,还是顺利的上了汽车。车子直赴轻车港码头,由那里转往惠港。她本来是病虚的人,最后挣扎到上了邮轮,几乎已经虚弱到昏迷。在船舱房间里休息了一天一夜,才渐渐的恢复过来。她仍旧晕船,人虽然醒来了,吃什么依旧吐什么,照顾她的老妈子看她病得厉害,连忙去请了程信之来。

  船上虽然有医生相随,程信之也过来看望过几次,只是前几次她都在昏迷中,这次来时,她的人也是迷迷糊糊的,医生给她量血压,她昏昏沉沉的,叫了声:“妈妈”,转过头又睡着了。程信之只觉得她脸色苍白,像是个纸做的娃娃一样,她的一只手垂在床侧,白晰的皮肤下,清晰可见细小的血管,仿佛脆弱得像是一根小指就能捅碎。他正要吩咐那老妈子替她将手放回被子去,忽然听见她模模糊糊呻吟了一声,眉头微蹙,几乎微不可闻:“沛林……”眼角似沁出微湿的泪:“我疼……”

  他心中无限感慨,也不知是什么一种感想,只觉得无限怜悯与同情,更夹杂着一种复杂难以言喻的感叹。这个时候正是早晨,冬季的阳光从东侧舷窗里照进来,淡浅若无的金色,令人无限向往那一缕温暖,可是到底中间隔着一层玻璃。

  他有些出神的望着舷窗外,已经到公海上了,极目望去,只是茫茫的海,唯有一只鸥鸟,不经意掠过视线,展开洁白的羽,如同天使竖起的翼。这样渺广的大洋中,宏伟的巨轮也只是孤伶伶的一叶,四周皆是无边无际的海,仿佛永远都只是海。

  可是终究有一日,能够抵达彼岸的。

上一页 《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