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利豪发娱乐 | 韩流利豪发娱乐 | 影视利豪发娱乐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利豪发娱乐 | 科幻利豪发娱乐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利豪发娱乐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位置:利豪发娱乐->桐华->被时光掩埋的秘密->正文

百家乐注册送彩金:正文 Chapter 14 梦醒

  我是被饭菜的香气给熏醒的。半梦半醒间,只觉得阵阵香气扑鼻,而我饿得百爪挠心,立即一个激灵坐起来,一边耸动着鼻子,一边犯晕,谁能告诉我这是哪里?

  我拉开卧室的门,陆励成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挥铲舞刀,架势娴熟,看我披头散发地瞪着他发呆,说道:“你起来得正好,洗漱一下就可以吃饭了,卫生间的橱柜里有新的牙刷、毛巾。”

  我扶着墙,摸进卫生间,满嘴泡沫的时候,终于想清楚自己为何在这里。

  我擦干净脸走出去,一边理头发一边问:“有废旧不用的筷子吗?”

  “干什么?”

  “有就给我一根,没有就拉倒!”

  陆励成扔给我一根新筷子,“就用这个吧!”

  我用筷子把长发绾了个发髻,固定好,打量了一下自己,终于不再落魄得像个女鬼。

  陆励成已经脱掉围裙,在布菜,他看见我,笑起来,“很仙风道骨。”

  我想了想,可不是,身上是一件充当睡衣的肥大灰色T恤,头上是一个道士髻。没等着他盛饭,我先吃了一口酿茄子,嘴里不自禁地唔了一声,险些整个人被香倒,“陆励成,你何止十八般武艺,简直是二十四项全能。”

  他把米饭递给我,假模假式地谦虚,“哪里,哪里!”

  我笑着指着他的脑袋、眼睛和手,“这里,这里,这里……都很能干。”

  陆励成大笑起来。我端着米饭碗,一阵风卷残云,他不停地说:“慢点儿,慢点儿,这次饭菜绝对足够,你不用和我抢。”

  我顾不上说话,只是埋头苦吃,本来就饿,菜又实在美味,就连普通的素炒青菜,他都做得色香味俱全。我吃完一大碗饭,才终于慢下来,“陆励成,你这样的人,古龙有一句话描绘得很贴切。”

  陆励成颇有兴趣地问:“哪句话?”

  “有人甚至认为他除了生孩子外,什么都会。”

  陆励成没好气地说:“吃你的饭吧!”

  我非常有兴趣地问:“你的厨艺为什么这么好?难道你曾经有一个客户很喜欢美食?也不对啊!如果他喜欢美食,你搜罗好厨子就行了。难道有人喜欢做菜,所以你为了陪客户,练就一身好厨艺?如果真是这样,客户变态,你比他更变态!”

  陆励成不理我,我的好奇心越发旺盛,“难道你不是为了客户,而是为了爱情?你曾经的女朋友很喜欢吃你煮的饭菜?”我啧啧感叹,“真看不出来呀!你竟然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我一副不得到答案绝不会罢休的姿态,陆励成有点儿招架不住,“你怎么这么八卦?”

  “八卦是女人的天职和义务。”我振振有词。

  陆励成淡淡地说:“五年前,我爸爸得了重病,我接他到北京治病,在他治病的半年多时间里,我的厨艺从零飞跃到一百,做饭并不需要天赋,只需要有心。”

  我不解地问:“五年前你已经算是有钱人了,为什么不请厨子?”

  他放下了筷子,眼睛无意识地盯着桌上的菜,“我上大学的时候,为了省钱,利用假期打工,四年大学时间我只回过一趟家。大学毕业后,我为了尽快能赚到钱,五年时间只回去过两次,其中一次还是出差路过。我总觉得我现在拼命一些,是为了将来让父母过更好的生活,更好地孝顺他们。没想到没等到我尽孝道,父亲就重病了。我接他到北京治病,愿意花尽我所有的钱,可是再多的钱都留不住父亲,我用钱所能买到的东西都不是他需要的,所以我只能每天给他做饭,让他吃到儿子亲手做的菜,与其说我在尽孝道,不如说我在弥补自己的愧疚和自责。‘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种痛,没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

  我觉得很抱歉,“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八卦的。”

  陆励成笑了笑,拿起筷子,“没什么,吃饭吧。”

  我们默默地吃着饭,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陆励成立即放下碗筷去接,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人显然不多,一旦响起,就代表有事。

  “是我,嗯,她在这里,嗯,好。”他转身叫我,“苏蔓,过来接电话。”

  “我?”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尖,不明白找我的电话怎么会打到他的座机上。

  “喂?”

  “是我,你要吓死我吗?你知不知道,我和宋翊差点儿把整个北京城翻了一遍。”麻辣烫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

  我不解,“我不就是在这里嘛!”

  “我和宋翊吃完晚饭,回去看你,病床是空的。去问医院的人,他们一问三不知,反过来质问我们。给你打手机,关机;去你家里找你,保安说你没回来过;给你父母家打电话,你妈妈说你一早就说过这个周末不回家,让我打你手机,我还不敢多问,怕他们担心,只能含含糊糊地挂了电话;琢磨着你应该和陆励成在一起,给他打手机,也是关机。后来我们没有办法了,宋翊给MG的老头子打电话,说有急事,必须要找到陆励成,那个老头子还挺不乐意,磨蹭了半天,才给我们这个电话号码。你要过二人世界,也好歹给我留个言,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我嗓子发干,说不出话来,麻辣烫急得直叫:“苏蔓,你死了?你说句话呀!”

  “我没事,我昨天晚上住在陆励成这里。”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麻辣烫的声音有点儿紧绷:“蔓蔓,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没有,我没有生你的气。”

  “是不是陆励成给你说了什么?”

  “没有,真的没有,我没有生气……”

  陆励成把电话拿过去,“许小姐,我是陆励成。我和苏蔓正在吃饭,有什么事情,能不能等我们吃完饭再说?”

  听不到麻辣烫说什么,只听到陆励成很客气地说:“好的,没问题,我会照顾好她。好的,好的,我会让她打开手机。好的,再见!”

  他挂了电话,“还吃吗?”

  我摇头,“其实早就吃饱了,只不过味道实在好,所以忍不住多吃了点儿。”

  他没说话,开始收拾碗筷,我不好意思,“我来洗碗吧。”

  “不用,你去吃药,药在桌子上,那个绿瓶子里的不用吃。”

  我倒了一把黄黄绿绿的药片,一口气吞下去。人的身体受伤了,可以吃药,人的心灵受伤了,该怎么医治呢?

  我拿着陆励成的烟和火机,站到窗户边。

  推开窗户,冷冽的空气让人精神一振。我点着了烟,在烟雾中打量着四周。

  近处,陆励成大概故意没做任何修整,完全就是一片荒地,黑色的“牧马人”休憩在一片干枯的野草间;远处是成片的果林,灰黑的枝丫上还有一些未化的雪,黑白斑驳,更显得层林萧索。

  我的一根烟快吸完时,厨房里一直哗啦啦响着的水龙头停了。过了一会儿,陆励成站在我身后问:“你打算把自己培养成瘾君子吗?”

  我转身,与他几乎贴在了一起。我朝着他的脸吐了一口烟雾,他皱了下眉头,我仰着头,几乎贴着他的下巴,笑笑地问:“你昨天晚上已经知道一切你想知道的信息,你打算怎么做?”

  他退后一步,也笑了,“我本来希望你能做些什么。”

  “那你要失望了。我不打算跑到麻辣烫面前去指控宋翊,因为我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真爱麻辣烫的,你若看到他看她的眼神就会明白。”

  “那他对你呢?我相信他对你所有的行动,由麻辣烫来判断,显示的也是一个‘爱’字。”

  “他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我忽闪着大眼睛,迷惑地问。

  陆励成盯着我不说话,我吸了口烟,手指夹着烟说:“制造谣言攻击竞争对手可不是陆励成这样身份的人该做的。”

  陆励成摇着头笑,“苏蔓,你真不错!”

  “谢谢,我跟着最好的师傅在学习。”我向他眨了眨眼睛。

  他苦笑,“谢谢夸赞。”

  我靠着窗户,打量着他,“你似乎也不怎么失望,能和我交流一下吗,你打算如何拆散宋翊和麻辣烫?”

  “正在思索,还没有一个完美的计划。本来想利用你,结果你不配合。”

  我捂着肚子笑,又点了一支烟,转过身子,趴在窗户上,望着远方,吸着烟。他站到我身旁,也点燃了一支烟,“宋翊究竟有什么好?你就一点儿都不恨他?”

  我想了又想,“不恨!因为他绝不是你所想的原因而选择麻辣烫,他一定有他的原因,也许……他只是被我感动,真爱的却是麻辣烫。”

  陆励成不屑地冷笑,“看来我真的老了,完全没办法理解他和许怜霜的一见钟情,我以为宋翊也早该过了这个年龄。除了许怜霜的出身,我想不出来任何原因能让一个年届三十的男人突然之间就爱上了一个陌生人,特别是……”我侧过头看他,他也侧过头看向我,凝视着我说,“特别是他还有你!”

  我心里震了一下,猛地扭过了头,“多谢谬赞。”

  他连吐了三个烟圈,“我一直不肯承认宋翊占优势,可是现在,我不得不考虑,离开MG之后,我该去哪里。结果似乎已经明朗。”

  我笑起来,“真不像是陆励成的语气呢!”

  他也笑,“事情真到了这一步,失败似乎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接受。”

  我想了一会儿,郑重地说:“我想事情不会像你所想的那样发展。以麻辣烫的性格,显然是很讨厌别人把她和她老爸联系在一起。宋翊是个非常骄傲也非常自信的人,我不觉得他会借重麻辣烫老爸的势力,那是对他能力的一种侮辱。所以,你大可不必把许仲晋这个超重筹码放在宋翊的一边,因为他根本不会用。”

  陆励成瞟了我一眼,讥嘲地说:“你对宋翊的判断?”一副“你若能正确地判断宋翊,人怎么会在这里的表情”。

  我忍着胸中翻涌的酸涩说:“不信我们打赌!只要你不说,宋翊肯定不会让MG的任何人知道他与许仲晋的女儿是男女朋友关系。”

  “好!赌约是什么?别说我陪不陪你做戏的事情,那事儿另谈。”

  我想了半天,才终于想出来了一些事情,“你以后不许再吓唬我、欺负我、要挟我,还有把我的简历还给我!”

  “就这个?”他很是不屑,“你的那张假简历,我早已经丢进碎纸机,人力资源部那里压根就没有关于你过去工作经历的任何文件,等她们发现的时候,肯定以为是自己疏忽大意而弄丢了你的文件,顶多让你再补交一份。”

  “啊?”我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他嘲笑道:“我用你为我做事,难道还等着Linda这样的人去揭你的老底,拆我的台?你到底有没有脑子?林清怎么教出了你这么个笨徒弟?”

  原来我当时的焦急、担心都是多余。

  他闲闲地说:“我告诉你,是不想讹你了,你重新想赌金。”

  我气鼓鼓地嚷道:“你输了就给我做一辈子的饭!”

  他怔了一下,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知道他现在又在心里讥讽我是疯子,于是泄了气,“我想不出来赌金,你说吧!”

  他淡淡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希望结果是我输。我输了,你可以任意提要求,我若赢了……”他想了一会儿,“我若赢了,你就陪我喝场酒吧,全当给我送行!”

  他说得云淡风轻,我心里却弥漫起了伤感,连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希望宋翊赢,还是陆励成赢。为什么不能赢就要输?为什么不是胜利就是失败?为什么聚会后是告别?为什么良辰美景总不长?为什么天长地久是奢望?

  当天晚上,正当我坐在自己的大床上,思考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时,有人咚咚地敲门,我跑去开门,“谁?”

  “我!”

  打开门,麻辣烫提着个小行李包冲进来,“我今天晚上和你一起睡。”

  浴室里,她的牙刷、毛巾、浴巾都有,所以我没有理会她,又爬回床上,不过思绪已经乱了。

  麻辣烫冲洗完毕,跑到厨房里烧水,熟门熟路地找出我的茶具和玫瑰花,又从冰箱里拿出半个柠檬,切成片,在白瓷碟里摆好。水开后,她泡好玫瑰花,端着茶盘和柠檬片坐到我床前的地毯上,用手拍了拍她身边的位置,“过来。”

  我抱着我的枕头乖乖地坐过去,她倒了两杯玫瑰花茶,又往里面挤了几滴柠檬汁,一杯端给我,一杯自己喝。

  “说吧!陆励成都告诉了你些什么?”

  我凝视着杯子里徐徐开放的玫瑰花,“也没说什么,就是介绍了你的父亲。”

  麻辣烫放下茶杯,一边取下头上的浴巾擦头发,一边说:“我就猜到他说这个了。”

  我把杯子放在手掌心里徐徐地转动着,既可以闻玫瑰花的香气,也可以暖手。

  麻辣烫俯下身子看着我,“你说实话,生气了没?”

  “刚听到的时候有些吃惊,也有些生气,更多的是吃惊。现在没什么感觉了。”

  麻辣烫抱住我,头靠在我的肩头,“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生我的气。”

  我笑,“呸!是没力气生气,不是舍不得。”

  麻辣烫咯咯地笑了一会儿,央求我:“帮我掏耳朵吧?”

  麻辣烫最喜欢我帮她掏耳朵,有时候,我给她掏着掏着,她能晕乎乎地睡着。

  我嗯了一声,她立即去卫生间里拿棉签。

  她把茶盘推开一些,躺到我腿上,我先用柠檬水把两片化妆棉浸湿,放到她的眼睛上,然后打开台灯,细心地把她的头发分开,用卡子固定好,开始给她掏耳朵。她惬意地躺着,很是享受,像一只慵懒的猫咪。

  “蔓蔓,我爸爸是我爸爸,我是我,我这辈子最恨的事情有两件——第一件是我的名字,第二件是我的姓。我常常想,如果我不姓许,我不叫怜霜,这一生也许会幸福很多。我最庆幸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你知道吗?我在遇见你之前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大笑,是你教会了我享受生活中平常的快乐。我们能坐在路边喝一瓶啤酒喝得哈哈大笑,还能吃小龙虾,辣得直笑。你带我去逛街,买一条漂亮的丝巾,你就能高兴老半天。我可以告诉你,遇见你之前,我一直很纳闷老天究竟为什么让我出生到这个世界上,现在我已经不关心这个问题。我们家的破事,我是巴不得永生永世不要想起。过去的事情,我想永远忘记,我只想向前看,我只想做麻辣烫,没心没肺、高高兴兴地生活,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以前不关心你家的事情,以后也没兴趣,所以你现在没必要这么啰唆。”

  我让她转身,继续帮她掏另一只耳朵。她取下了一只眼睛上的化妆棉,眯着眼睛看我,嘴角不怀好意地笑着,“那我们讲些有意思的事情。你昨天晚上和陆励成都干了些什么?”

  我笑,“做了一些坏事。”

  麻辣烫立即大叫“住手”,一个骨碌坐起来,眼巴巴地盯着我,“疼吗?”

  “不疼。”

  “快乐吗?”

  “挺快乐!”

  “有多快乐,真的像书上说的‘欲仙欲死’?”

  麻辣烫一脸的兴奋与好奇,我笑得抱着枕头在地毯上打滚,“喷云吐雾般的快乐。”

  麻辣烫侧着头琢磨,满脸的困惑不解。我扑过去,捏着她的鼻子叫:“色女,色女!我和陆励成一起抽烟来着,你想入非非到哪里去了?”

  麻辣烫脸上挂满了失望,伸手来打我,“你自己有意误导我,是你色,还是我色?”

  两个人拳打脚踢地在地毯上扭成一团,打累了,都趴在垫子上大喘气,她喝了口茶说:“我有一句话,不过是忠言逆耳。”

  “你说吧!”

  “陆励成这人花花肠子有点儿多,心思又深得可以和我爸一比,我怕你降不住他,你对他稍微若即若离一点儿,别一股脑儿地就扎进去。”

  “你给我传授如何和男人打交道?”我鄙夷不屑地看着她,“我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活腻了吗!”

  麻辣烫把一个垫子砸向我,成功地阻止了我的出言不逊。我的头埋在垫子里,心里麻木,语气轻快地说:“麻辣烫,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和陆励成的事你不要过问,我也不问你和宋翊的事,我们彼此保留一点儿私人空间。”

  她用脚踹我,“我一直给你足够的私人空间,从你辞职开始,从头到尾我几时啰唆过?”她长长地吐了口气,幽幽地说,“我三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男女感情这种事,只有自己知道冷暖,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她的语气里有远超年龄的沧桑,房间里一时间也漫起一股荒凉。我坐起来,笑着说:“我饿了,要不要吃蛋炒饭?”

  麻辣烫欣喜地点头,“我要里面放点儿虾仁,最好还能有一点点胡萝卜。”

  麻辣烫十指不沾阳春水,我能下厨,但厨技一般,不过蛋炒饭做得很好,是麻辣烫的最爱。我边打鸡蛋边怀念陆励成的厨艺,这人要是不做投行了,去开家饭馆,肯定也能日进斗金。

  两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地闹完,麻辣烫的心事尽去,很快就睡着,而我却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躺得脊椎酸疼,只得爬起来,拿出陆励成帮我开的宁神药,吞了两颗,这才终于睡着。

  我早上起来仍觉得累,一点儿不像是刚休息过的感觉,这就是吃药入睡的副作用。不过失眠更痛苦,两害相权,只能取其轻。

  洗脸池只有一个,所以我不和麻辣烫去抢,她打仗一样洗漱完,一边抹口红,一边往楼下冲,“要迟到了,先走了。你要想睡就睡,我会打电话让宋翊再给你一天假。”

  等她走了,我爬起来洗漱。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总归是要面对的。我细心绾好发髻,化上淡妆,挑了件很庄重的套装,看到首饰盒里不知什么时候买的一对藏银骷髅戒指,拿出来,一大一小,正好一个戴大拇指,一个戴食指。

  Karen看到我的时候很意外,“Alex说你生病了。”

  “已经快好了。”

  陆励成和宋翊一前一后从办公室里出来,看到我都愣了一下,不过,紧接着陆励成就上下打量着我笑起来,宋翊却是脸色有些苍白,视线越过我,看向别处。

  Karen拿着一堆文件走到宋翊身边给他看,两人低声说着话。

  陆励成走到我的桌子旁,笑着说:“比我想象的有勇气,我还以为你至少要在家里再躲三天。”

  我哼了一声没理会他,自顾自地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他看到我手上的骷髅戒指,笑着咳了一声,“你的青春叛逆期看来比别人晚来。”

  我抬头看他,“你今天心情出奇的好?”

  宋翊在办公室门口叫他:“Elliott,时间快到了。”

  他笑着说:“是呀,我今天心情非常好。”说完就和宋翊一块儿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我埋着头工作,总觉得不对劲儿,一抬头,看见所有人都盯着我,“怎么了?”

  Peter一声怪叫:“怎么了?你说怎么了?你没看到Elliott刚才和你说话的表情吗?”

  我的视线又回到显示屏上,“少见多怪!你不会天真到以为Elliott对着Mike和客户也是一张扑克牌脸吧?”

  大家都笑,Karen说:“我作证,他和Alex说话的时候常笑容满面。”

  Peter嘴里仍嘟嘟囔囔的,众人都不去理会他。

  屏幕上的字涣散不清,我努力了好几次,仍然不能集中精力,索性作罢。我对着电脑,手放在键盘上,摆了个认真工作的姿势,脑子里却不知所向。我并不坚强,虽然我在逼迫着自己坚强。人前还能把面具戴着,可只要没人注意了,那个面具立即就会破裂。

  听到宋翊和Karen说话的声音,我猛地惊醒,一看电脑上的表,竟才过了一个小时,这度秒如年的煎熬实在难以承受。

  我起身走出办公室,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打电话,电话刚响,陆励成就接了,“怎么了?”

  “我中午想见你一面,成吗?”

  “好。”他想了想,“就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咖啡厅吧。那里清静,方便说话。”

  我挂了电话,低着头,拖着步子往回走。走进办公室真的需要勇气。

  一个人从办公室里快步出来,两个人撞了个结实,我还在病中,本来就有些头重脚轻,此时又心神涣散,立即踉踉跄跄地向后倒去,来者抓住我的胳膊,想扶住我。

  “对不……”一抬头,看见竟是宋翊,身子下意识地更用力地向后退去,一边用力地想挣脱他。

  我的反应让他眼中闪过伤楚,身子猛地僵住,手也不自觉地松开。我本来就在后退,此时又失去拉力,重心后倾,人重重地摔坐在地上。

  他想伸手扶我,伸到一半,却又停住,只是看着我,黑眸中有挣扎和伤痛。我的心纠结着疼,却只能强迫自己视而不见,别过头,站起来,一句话没说地从他身边一瘸一拐地绕进了办公室。

  中午,我到咖啡厅的时候,陆励成已经在那里了,坐在我们第一次见面坐过的位子上。

  看到一瘸一拐的我,他笑,“你这旧伤还未去,怎么又添了新伤?”

  我坐到他对面,急切地说:“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情。请你帮我换一个部门,去哪里都行。”

  他喝了口咖啡,淡淡地说:“好,年底我这边正好缺人。”

  我如释重负,“谢谢!谢谢!”

  他沉默地喝着咖啡,吃着三明治,服务生过来问我需要什么,我指了指他所点的东西,心不在焉地说:“和他一样。”

  我的目光无意识地投向窗外,却恰好看见那个最熟悉的人的身影,一袭黑色大衣,正从玻璃大门走出来,一直半垂着头,心事重重的样子,身影凝结着模糊不清的哀伤。

  虽然我看到他就会觉得心痛,可视线却舍不得移开。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连看他都会成为一种奢望。不过,现在在这个无人知道的角落里,我仍然能够凝视他吧。

  陆励成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你上次来这里,是为了看他?”

  我的心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就想否认,“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可又立即清醒。他已经看过我太多的丑行,知道我太多的秘密,否认在他面前只是多此一举。

  服务生端来我的咖啡和三明治,我低着头开始吃东西,避免说话的尴尬。

  陆励成沉默地看着我,我抬头看他,他的视线却猛地移开,竟好似在躲避我。我正吃惊,这不是他的性格,他却又看向我,目中含着几分嘲笑地说:“我会尽快调你过来。”

  我知道他在嘲笑我当初费尽心机地接近宋翊,如今却又含辛茹苦地想远离他——的确很讽刺。

  “谢谢!”

  我叫服务生结账,“我来埋单吧!”

  陆励成没有和我争,对服务生指指我只咬了几口的三明治,“打包。”

  我想出言反对,他没等我开口就说:“你现在不饿,不代表你过会儿不饿。”

  无数次实践经验证明,我和陆励成争执的结果都是我输,所以,我决定默默接受他的决定。

  陆励成的效率很高,第二天我就接到通知,被借调到他的部门。收拾办公桌的时候,Peter他们过来帮忙,和我告别,嘻嘻哈哈地说:“明天再见!”新年快到了,大家的心情都分外好。

  从我收拾东西到离开,宋翊一直在办公室里,没有通常的告别,没有礼貌的再见,自始至终,他对这件事情没有说过一句话。

  等我在新桌子前坐定,Young过来和我说话。想起几个月前,恍如做梦,兜了一大圈子,我竟然又回到原地。可当时是充满希望的憧憬,如今却是满心绝望的逃避。

  我正在伤感,Helen进来通知我们去开会。

  陆励成说缺人手。果然缺人手,等从会议室里出来,大家都面色严肃,没有了说笑的心思。如果不全力以赴,只怕今年的春节都过不舒坦,所以大家宁可现在苦一些,也要新年好好休息。

  繁重的工作压得我没有时间伤感,每日的感觉就是忙、忙、忙!

  晚上,我常常加班到深夜,电脑那头却再没有一个人陪伴。MSN已经很久没有上过了,甚至我已经从桌面上删除了它的快捷方式。

  周末的晚上,我做完手头的分析表,时间却还早,望着显示屏发了会儿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点开了MSN。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夜晚太孤寂,思念如影随形,令人无处可逃,让我想看看他曾说过的话;也许是因为现在才十点多,作为有女朋友的人,不可能出现在网络上,所以我放心大胆地纵容了自己的思念。

  没想到他的头像竟然亮着,一个对话框弹出,“我以为你不会再登录了。”

  我如同在现实中突然看到他,茫然无措中只想夺路而逃,立即就点叉叉,关闭了MSN。可过了一会儿,我又不能控制自己,再次登录MSN,只不过这一次我选择的是显示为脱机状态。

  他没有再给我发消息,可头像却一直亮着。我盯着他的头像,如同凝视着他的背影。我总是要在他身后才可以放心大胆地看他。以后,我们无可避免地要继续打交道,难道我就永远这么逃避他吗?

  我将头像又变成亮的,显示上线,“不好意思,刚才刚登录,电脑突然死机,就掉线了。”

  “没关系。”

  我对着电脑屏幕笑,多么有礼有节的对话!

  他问我:“你最近好吗?”

  “很好!拜陆励成所赐,我连接电话的工夫都没有,所以没有太多时间想太多事情。”我知道他在婉转地问什么,所以也婉转地告诉了他希望听到的答案。

  很久之后,他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怜霜是好朋友。”

  “这和我们是不是朋友有什么关系?”

  “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所以我逃到了新加坡。”

  不!我需要的不是解释!我紧咬着唇,在键盘上敲字:“如果你真的觉得抱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

  电脑屏幕上一片死寂,我不甘心地继续问:“你有没有真的喜欢过我?哪怕只一点点。”

  仍然没有任何回复。我趴在桌子上苦笑着,一个一个字母地键入:“你不用为难了,我想你已经告诉了我答案。无论如何,谢谢你,你给了我世界上最华美、最幸福的一场梦,虽然梦醒后我一无所有,可在梦里,我曾无比快乐过!”

  我点击关闭,退出MSN,关了电脑。

  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眼前万家灯火,我却孤单一人。拿起手机,想找个人说话,却不知道可以打给谁,我的心事不能倾吐给唯一可以谈心的朋友,只好摆弄着手机,放手机铃声给自己听。

  野地里风吹得凶,无视于人的苦痛,仿佛要把一切要全掏空。往事虽已尘封,然而那旧日烟花,恍如今夜霓虹。也许在某个时空,某一个陨落的梦,几世暗暗留在了心中。等一次心念转动,等一次情潮翻涌,隔世与你相逢。谁能够无动于衷,如那世世不变的苍穹……不想只怕是没有用,情潮若是翻涌,谁又能够从容,轻易放过爱的影踪。如波涛之汹涌,似冰雪之消融,心只顾暗自蠢动,而前世已远,来生仍未见,情若深又有谁顾得了痛……

  今夜,城市霓虹闪烁,我站在窗前,用手机一遍遍地给自己放着歌听,直到电池用完。

上一页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