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豪发娱乐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利豪发娱乐 | 韩流利豪发娱乐 | 影视利豪发娱乐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利豪发娱乐 | 科幻利豪发娱乐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利豪发娱乐 | 侦探推理 | 官场利豪发娱乐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利豪发娱乐 | 传记纪实
  位置:利豪发娱乐->桐华->被时光掩埋的秘密->正文

百家乐新注册送彩金:正文 番外 1 宋翊

  伦敦的雨季很漫长,有时候即使没有下雨,出去一趟后,开司米尔大衣上也会有漉漉湿意。两年后,宋翊终于无法再忍受伦敦的天气,决定回北京。

  朋友们听到他离开伦敦的原因都觉得不可置信,一再追问他是否还有其他原因,他一遍遍说着“的确是因为伦敦的雨”。酩酊大醉后,他唇齿含糊地用中文又加了一句:“伦敦的雨像思念,让人无处可逃。”

  在东京机场转机,宋翊刚递给地勤人员转机卡,询问该往哪个方向走,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在自己身侧停住了,“我也去北京,可以和你一块儿过去。”

  宋翊回头,有诧异,有尴尬,还有一些惊喜。

  麻辣烫微笑,“大老远就看到你了。”

  她笑起来时,眼睛的颜色透着海水的蓝,他再也找不到熟悉的影子。

  两人拖着行李,边走边寒暄。

  登记后,两人恰好都是头等舱,麻辣烫发挥美女优势,很快就换到宋翊身旁。

  从瑞士雪山聊到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从英国天气聊到美国次信贷危机,连回北京后先去吃哪道菜都聊了,可有一个人的名字,谁都没有提。

  宋翊盼望着麻辣烫能偶然谈到她,可麻辣烫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谈尽天下,唯独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终于,宋翊按捺不住,主动吐出了那个名字:“陆励成、苏蔓他们都好吗?”

  麻辣烫笑,“陆励成和你是一个圈子的人,关于他的消息,你难道不是该比我更清楚?”

  宋翊只能微笑,掩盖着失望。

  麻辣烫盯了他一会儿,忽然摇头,咬牙切齿地说:“我真不知道蔓蔓看上你什么?一个大男人却如此不痛快!连打听她的消息,都要先拖上个不相干的人。直接问一句苏蔓可好,你会死吗?”

  宋翊沉默着,他辛苦筑起的堤坝已经漏洞百出,再不小心,他怕它会突然决堤。

  麻辣烫没好气地说:“苏蔓很好,已经结婚了!我这次回去是去看她肚子中的宝宝,等着做干妈。”

  宋翊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对麻辣烫笑着说:“真是好消息!回北京后,要让她好好请我们一顿。”可他脸上的血色一点点地褪去,眼眸深处透出天地突然崩溃的死寂和绝望。

  麻辣烫盯着他研究,很久之后,她非常肯定地说:“你爱她,对不对?”

  宋翊笑着说:“我为她高兴。”

  麻辣烫大怒,拿出随身携带的化妆包,把镜子放在宋翊眼前,“你这个样子是为她高兴?”

  宋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终于任强装的微笑消失。

  麻辣烫厉声问:“宋翊!你究竟要自我惩罚到什么时候?你究竟是因为爱着许秋而自我惩罚,还是因为不爱她了,所以才要自我惩罚?”

  整个头等舱的人都看向他们,可看到麻辣烫的脸色,又都回避开。

  宋翊呆住,麻辣烫的最后一句话如雷鸣般在他耳边重复——“你究竟是因为爱着许秋而自我惩罚,还是因为不爱她了,所以才要自我惩罚?”

  麻辣烫如哄小孩儿般温柔地说:“宋翊,为什么不敢承认?苏蔓都已经结婚了,你承不承认都没有关系了。”

  她已经结婚了。

  刹那间,他心底筑建了八年的堤坝轰然倒塌,被隔绝阻挡着的感情像洪水般奔涌而出,可是流向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

  他的身子无力地靠在了椅背上。

  那个在寒风的夜晚中,冲出来抱住他,在他耳边欢喜地低语“我很喜欢你,很喜欢你”的女子已经彻底离开。那个在网络上,恨不得对全世界宣布她爱着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的女子已经不见了。

  麻辣烫轻声问:“你爱她吗?”

  宋翊惨笑,对着麻辣烫点头,“我爱她!”

  麻辣烫小声说:“其实你早就不爱许秋了,对吗?你是不是早就觉得你和许秋并不适合?”

  宋翊的手紧抓着扶手,青筋直跳,却沉默着,一句话都不说。

  麻辣烫叹气,即使许秋已经死了八年,他仍然没有办法去否定一个死者。真是令人讨厌的固执。不过道德标准这么固执的人应该会对蔓蔓好一辈子,也许蔓蔓爱的就是他这快要绝种的固执。

  麻辣烫淡淡的说:“其实你在邀请许秋去黄石公园时,已经考虑过要和她分手。许秋也知道,甚至你不和她分手,她也要和你分手。”

  宋翊不解地看着麻辣烫。

  麻辣烫弯下腰去包里左翻右翻,终于翻出一沓皱巴巴的文件,塞到宋翊手里,“看完后,叫我。”

  她闭着眼睛开始睡觉。

  宋翊茫然地盯着手里的复印文件,本来没想看,可是眼角扫过的字迹有些熟悉,他不禁低下头开始看。看完第一段,他的心已如被巨石所撞,竟然是许秋的日记。

  一段又一段、一页又一页快速地读着,到后来,他甚至几次想把手中的纸张扔掉。他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是真实的,可潜意识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一切都是真实的。唯有这样,才可以解释许秋每一次莫名其妙的怒火,她性格的变幻莫测,她在他身边时的心不在焉。

  她已经结婚了!

  “你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他脸色铁青,手中的日记被揉成一团。

  麻辣烫睁开眼睛,笑眯眯地打量着他,“这还差不多,整天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我真怀疑蔓蔓的眼光。”

  宋翊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猛地一拳拍在麻辣烫的椅背上,她吓得身子往后缩。

  宋翊悲怒交加地质问:“你究竟什么意思?是报复我吗?如果你要让我了解真相,为什么不早给我?为什么要等到苏蔓结婚后才给我看?”

  麻辣烫和他尽量保持距离,“喂,你别乱怪人哦!不给你看可不是我的意思,是苏蔓的意思。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苏蔓问过你多少次喜不喜欢她?你不但不告诉她,还对她说你爱的是许秋,你让她怎么办?打击抹黑许秋,让你去爱她?她可不屑于这么做!”

  宋翊的愤怒渐渐消失,他有什么资格生气?是他亲口告诉苏蔓他爱的人是许秋!

  麻辣烫小声嘀咕:“如果你今天不是坐在回北京的飞机上,如果你没在我面前承认你爱蔓蔓,我不会给你看这个东西。如果你都不敢承认你对她的感情,不能为了她勇敢地走出过去,我宁可你永远守着你的许秋痛苦,蔓蔓值得更好的人。”

  宋翊木然地盯着前方,神情伤痛而绝望。

  太过真切的悲伤,麻辣烫看得有些鼻子发酸,她拍拍他的肩膀,“不要这样了,算作对你的赔礼道歉,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蔓蔓,她——没——有——结——婚!”

  宋翊缓缓地转过头,盯着麻辣烫。

  麻辣烫用力点头,“她没有结婚,我刚才骗你的!”她看着宋翊的表情,一边身子向后缩,一边呵呵干笑起来,“你别忘了,你也骗过我,这才是我对你的报复!咱俩扯平!以前我怎么激怒你,你都像块木头,表情一点儿变化都没有,刚才看到你像被烧到尾巴的猫,可真不错!”

  宋翊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手捧着头,大笑起来。麻辣烫看着滚到地上的纸团,用脚踢到一边,也欢快地笑着。

  空中小姐走过来,捡到地上被揉成一团的日记,礼貌地问:“小姐,还要吗?”

  麻辣烫看了宋翊一眼,眯着眼睛愉快地说:“不要了,麻烦您帮我们扔了吧!”

  苏蔓作为北京人,普通话发音标准,所以负责教授一年级的语文,又因为她的英语流利,所以还担任了五、六年级的英文课。

  宋翊根据山民的指点,一路寻到学校。

  苏蔓正在替一位生病的老师代课,学生在集体背书,她一边在座位间走动,一边和大家一起背诵。

  “秋天来了,秋天来了,山野就是美丽的图画。梨树挂起金黄的灯笼,苹果露出红红的脸颊,稻海翻起金色的波浪,高粱举起燃烧的火把。谁使秋天这样美丽……”

  她笑着看向窗外时,看到了宋翊。她没有太多吃惊,只呆了呆,就微笑着继续和学生诵书。

  “……看,蓝天上的大雁做出了回答,它们排成一个大大的‘人’字,好像在说——勤劳的人们画出秋天的图画。”

  下课的铃声敲响,孩子们涌出教室,看到他,都好奇地打量着。

  苏蔓走出教室,微笑着问:“麻辣烫呢?”

  “她说她去山里走走。”

  苏蔓在前面走,宋翊跟在她身后,一路沿着田埂,走到山径上。

  山岭俊秀,溪流清澈,枫槭火红,银杏金黄。脚下的枯叶踩下去,嚓嚓作响。

  宋翊轻声叫道:“蔓蔓。”

  苏蔓回头,眼睛亮如星子。

  他说:“我爱你。”

  她笑,“我知道。”

  她又向前走。他如第一次恋爱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呆了很久,才知道去追她,可追到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地走着,越走越心慌。她说“她知道”,她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还爱他吗?

  正忐忑不安,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他的心竟咚地漏跳一拍,侧头看她,她眼睛直视着前方,笑眯眯地走着,嘴角弯弯,如月牙。

  他的心渐渐安定,反握住她的手,越扣越紧,再不松开。原来这就是真正的爱情,没有猜测、没有忌讳,不置一言,就安稳、快乐、平静。

上一页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利豪发娱乐
line
  利豪发娱乐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